您现在:首页 » 案例实录 » 正文
白俊杰:三重角色“累”垮环保局长
来源:检察日报      日期:2017-06-27 09:37:45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环保部门的地位越来越重要。白俊杰就是在这样一个重要部门倒下的。身为山东省烟台市某区环保局副局长的他,还扮演了三重不合身份的“角色”。

  6年间,山东省烟台市某区环保局副局长白俊杰多次收受相关单位给予的现金、购物卡等,目前因涉嫌受贿罪被烟台市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在权钱交易中,白俊杰忙着扮演“三重角色”,钱到手了,人也垮了。

  角色一:保护伞

  帮无资质企业开展环评业务

  权力是最好的名片。白俊杰在担任烟台市某区环保局副局长期间,分管综合管理科和法制宣传科,主要职责包括贯彻执行环境影响评价等各项环保管理制度,区属新、改、扩建项目的审批、验收;组织拟订和监督全区污染防治规划和年度计划实施等;组织开展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和清洁生产;组织全局法制宣传、教育、考核等。由于白俊杰手里掌握着一定的权力,想和他拉拢关系的人络绎不绝。

  2010年,曾在环保系统工作过的李某辞职下海成立了一家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开展环境评价业务。因为工作关系,他经常到白俊杰所在的环保局办理业务。由于一直没有取得环评资质,李某公司主要是借用他人的资质开展业务。

  2010年底的一天,李某打电话给白俊杰,说要给他送环评材料,让他在办公室等待。见面后,李某把材料递给白俊杰,并把一个纸袋放在桌上,说是给他带了两条烟。李某走后,白俊杰把纸袋放进办公室的柜子里。过了几天,白俊杰拿烟时,发现纸袋里除了两条烟还有一个信封,里边装着一沓百元钞票。白俊杰当即联系李某。但推托几次后,白俊杰最终还是收下了钱。

  踏破“底线”,白俊杰从此便如脱缰野马,在腐败的道路上越跑越远。

  2013年以前,李某的公司主要是借用外地一家公司的资质开展业务。2013年的一天,李某找到白俊杰,说他想借用烟台当地一家公司的资质,希望白俊杰能出面跟那家公司协调一下。后来,白俊杰通过一个朋友联系上了那家公司的负责人,并让李某“活动活动”。李某很快组了酒局,并在酒桌上乘着酒兴向那家公司负责人说起想借用资质一事,白俊杰顺水推舟帮李某“美言”了几句,最后,那家公司同意了李某的请求。

  事成之后,“知恩图报”的李某十分感激白俊杰。2013年底的一天,李某在白俊杰家楼下递给他一个纸袋说,感谢一年来他对公司的关心和照顾,送两条烟给他抽抽。白俊杰回家后打开纸袋一看,里面除了两条烟外,又放着一个装满百元大钞的信封。白俊杰打电话给李某,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就没再推辞,将信封收下了。

  2015年底的一天,李某来找白俊杰帮忙。这回,他又给白俊杰留下一个纸袋,照常是两条烟和一个信封。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信封更大更厚……自此,李某的公司借用资质在区里做业务,白俊杰不仅不会为难他,还主动帮他借资质以及解决在环评工作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尽可能地给李某公司给予支持和帮助。

  据办案人员介绍,白俊杰在担任某区环保局副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环评审批中为李某所在公司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该公司给予的现金。这些现金都被白俊杰用于个人嗜好方面的开销,例如买烟、买酒等。

  角色二:掮客

  为企业揽工程牵线搭桥

  2011年左右,烟台宜家公司计划投资上千万元建设一项生产污水处理工程。该工程系山东省十二五环保规划项目,建成后可以实现生产污水零排放。

  作为主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白俊杰不仅帮助该公司进行项目申报,还帮助申请了省、市、县三级政府的扶持资金共计200余万元。按照规划要求,该工程要在2015年底之前完工验收。而负责该项目监管、验收工作的正是白俊杰。

  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白俊杰参加了一个饭局。当时,烟台白银公司负责人王某也在。吃饭时,王某告诉白俊杰,白银公司做的是净水业务,并问白俊杰有没有合适的项目可以做。白俊杰想到了宜家公司的生产污水处理工程有个配套的净水项目,便推荐给了王某,并让王某去跟宜家公司联系。

  得到这么好的机会,王某自然不会放过,他随即跟宜家公司取得联系,积极表示想要承揽配套的净水项目。然而,宜家公司迟迟没有答应。次年的四五月间,在一次环保交流会上,王某又见到了白俊杰。他说宜家公司净水项目的事一直没有进展,希望白俊杰出面给“说和说和”,尽快把项目拿下来。白俊杰答应了。

  过了一段时间,白俊杰打电话告诉王某,他已经跟宜家公司某位领导打了招呼,让王某直接去公司找那位领导就行,并把该领导的电话告诉了王某。

  在白俊杰的帮助下,白银公司取得了宜家公司净水项目的竞标资格。2014年底,白银公司跟四五家企业一起,参加了项目招标会。由于竞争激烈,害怕被淘汰的王某再次想到了一直帮他牵线搭桥的白俊杰。于是,王某打电话给白俊杰,请求他再跟宜家公司协调一下,帮他承揽到这个项目。这一回,白俊杰又答应了。

  没过多久,白俊杰到宜家公司检查工作,其间,他告诉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整个生产污水处理工程的建设期限是到2015年底,要抓紧建设,并问这位负责人公司的净水项目是否确定了施工单位,如果没确定,希望他们能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王某的白银公司。这位负责人“心领神会”,当场承诺一定会和下面负责工程的交代清楚。

  在招投标后,宜家公司组织了净水项目的评标工作,评标组成员包括公司领导和公司工程部、财务部等多个部门的负责人,公司领导担任评标组负责人。经过评标,无论从技术上还是报价上,白银公司都比较占优势,最后宜家公司决定让白银公司中标。白银公司于2015年1月与宜家公司签订了合同,合同总价数百万元,净利润大约有几十万元。

  中标后,王某打电话向白俊杰报喜,并念及白俊杰的“大恩”,多次邀请白俊杰出来见面,但白俊杰一直推托。2015年2月的一个周末,王某终于约到白俊杰。去见面之前,王某从公司出纳那里拿了厚厚的几沓百元现金,装在一个牛皮纸档案袋里,并把档案袋连同两袋黑木耳一起放在了一个手提袋中。

  见面后,王某再三感谢白俊杰,说快过年了,给他带了点东北特产。白俊杰瞅了一眼手提袋里鼓囊囊的档案袋,心里全明白了,跟王某客气了几句,就把手提袋收下了。

  角色三:“亲人”

  悉心关照“懂事”的环评公司

  环保测评是企业开展生产项目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如果环评通不过,项目就别想开工。白俊杰负责的就是对这个环评报告的审批工作。

  烟台一家肥料公司的新建项目均为化工项目,需要进行环保测评,并要出具环评报告书。按规定,化工项目的环评报告书是由烟台市环保局审批,但前期工作需要到白俊杰所在的某区环保局进行初审,确保环评报告书中的内容、数据符合相关规定。初审通过后,才能上报市环保局。

  白俊杰接手肥料公司的审批工作后,多次带队到这家公司进行环保检查,主要是检查生产废水、废气的排放是否达标。肥料公司那边负责环保业务的谢某和李某与区环保局打交道的机会最多,所以格外重视与环保局的关系,尤其是和直接负责人白俊杰的关系。为了多获得白俊杰的关照,他们每到“年关”“节点”,都会揣着购物卡去白俊杰的办公室“拜访”。几年下来,白俊杰办公桌抽屉里的购物卡堆了一大摞。

  像肥料公司这样“懂事”的单位不止一家,山东某环境技术有限公司也主动献殷勤。这家环境技术公司从建设单位承揽到市里的环评项目后,根据项目的规模、危害程度等编写完环评报告表或环评报告书,都要交到白俊杰主管的环保局管理科进行审批,之后,由白俊杰签字,出具同意项目建设的批复文件。只有拿到批复文件,建设单位才可以开工。为方便公司办理环评审批业务,2015年春节、2015年中秋节和2016年春节,这家环境技术公司的经理多次安排公司市场部业务员到白俊杰的办公室送去购物卡,以表达对他的“敬意”。

  靠白俊杰做生意的还有烟台兴旺环境评价公司。2013年下半年左右,兴旺公司承揽了某医院的环评项目。根据规定,环评单位提交的环评报告表或报告书由白俊杰负责审核签发,再报其他领导审核通过后,环保局方可出具同意项目建设的批复文件。在编写该环评报告书时,要对该项目附近居民做公众参与调查问卷(即公参),兴旺公司在做完公参问卷统计后,将公参材料送到白俊杰所在的环保局核查,由环保局负责核查调查的真实性,并出具公参核查意见表。

  按规定,审核工作应该由环保局负责,但环保局把这个项目的公参交给了当地社区核查。当地社区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完成核查,兴旺公司着急了,为求审批“进度快点”“尺度宽点”,专门派人去找白俊杰帮忙。临走时,兴旺公司有关人员把提前准备好的购物卡放在他办公桌上。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兴旺公司的“付出”很快得到了“回报”。在白俊杰的“关照”下,项目的公参核查工作很快完成了。从那以后,兴旺公司每到逢年过节,就像惦记“亲人”一样惦记白俊杰,都会去“看望”白俊杰。对兴旺公司的“心意”,白俊杰总是推辞一下就收了。

  2016年4月6日,白俊杰因涉嫌受贿罪刑事拘留,4月22日被烟台市检察院决定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