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案例实录 » 正文
阳东 周学有:搭伙贪腐 双双被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7-07-31 09:26:23    

“身为村干部,不为群众脱贫致富想办法、出点子,而是互相勾结,挖空心思为自己牟私利,这样的村干部我们不要,查处他们大快人心!”云南省景东彝族自治县大朝山东镇榨房村村民在谈及该村干部侵占私分扶贫惠民资金问题时义愤填膺。

2016年11月,大朝山东镇纪委对榨房村党总支原书记阳东、村监会原主任周学有(曾任榨房村村委会副主任、村委会主任等职)立案审查。经查,二人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农田地改造项目资金、村集体工作经费,骗取危旧房改造资金、农村低保补助金等共计6.5万余元。2017年3月,阳东、周学有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违法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作为村党总支书记,没能带好头,还连同其他村‘两委’干部一次又一次犯错误,我的罪责大了!”面对纪委的调查,阳东后悔万分。

“开始所犯的违纪错误,就注定了今天的惩罚结果,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周学有懊恼地说。

“蚂蚁搬家”,侵吞农田地改造项目资金

“我们带着线索去调查时,几名村干部听到风声后私下订立攻守同盟,企图对抗组织调查。在调查组进驻期间,阳东和周学有名义上认真配合调查,实际上却一直为自己的违纪行为打掩护、找借口,转移视线,调查工作一时陷入僵局。”大朝山东镇纪委书记介绍说,后来,镇纪委认真核查该村的往来账目,从那些看似不起眼的油票和电话费单据上找到了突破口,通过抽丝剥茧,二人侵占项目资金的违纪事实浮出水面。

2008年,景东县扶贫办划拨到大朝山东镇片区“以工代赈”资金140万元,用于该镇小型基础设施建设。其中,有17.298万元划拨到该镇榨房村用于农田地改造项目建设。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每一笔项目资金的支出,都需阳东、周学有两人共同审核签字。

经手如此多的项目资金,自己为什么不从中捞点好处呢?2009年的一天,阳东和周学有在一起,商量出了“应对之策”。

为达到目的,两人可谓是煞费苦心。他们用加油单据、电话费单据以及虚报到镇上、县城出差办事的差旅费单据,今天一笔、明天一笔,通过零星报账的方式,把本应该用于村里农田地改造的项目资金揣进自己的腰包。到2010年,短短两年的时间里,阳东和周学有用这种“蚂蚁搬家”的方式,侵吞农田地改造项目资金2.06万余元。

利欲熏心,骗取危旧房改造项目资金

阳东和周学有在初尝甜头后,胆子开始慢慢变大起来,已经不再满足于一张油单、一张话费单这样的蝇头小利,而是把目光落在了“来钱更多更快”的危旧房改造项目上。

2013年,上级支持榨房村开展危旧房改造项目。村民根据危旧房破损程度申请加固、翻新或新建,能得到4000元至2万元不等的补助。手握全村危旧房改造项目的分配、把关和申报等权力,为吃到危旧房改造项目资金这块“肥肉”,两人又动起了歪心思。

考虑到用自己的名义申报肯定行不通,于是二人私下商定,用家人的名义进行申报。阳东用其父亲的名义进行申报,而周学有则用其妻子的名义进行申报,两户顺利申请到农村危旧房改造补助资金共4.21万元。资金到账后,两人进行了私分,阳东分到2.81万元,周学有分到1.4万元。阳东把得到的钱一部分用于自家的房屋维修,另一部分用于购买黑山羊;周学有则把钱用在自家房屋修缮和生活开支上。

贪婪成性,黑手伸向农村低保和工作经费

阳东和周学有见钱眼开,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这一次,他们盯上了群众的“救命钱”——农村低保。

2013年的一天,两人找到村民谭某某,承诺可以分给他4个农村低保的名额,条件是要他对村上4个干部“意思意思”。

按照当年农村低保每人每年1488元的标准,4个名额共计得到补助5952元。顺利领到低保的谭某某遵守之前的“承诺”,把其中4000元交给阳东。

后来,阳东、周学有伙同另外两名村干部(均已另案处理)将这笔钱进行私分,每人分到1000元。

贪婪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阳东和周学有一边盯着强农惠农等项目资金,一边把黑手伸向了村上本就捉襟见肘的保障经费。2013年的一天,阳东和周学有商议,想办法把村上的工作经费套取出来,好供两人自由支配。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利用电话费发票等单据的“老办法”。随后,两人套取村上工作经费5000元,伙同另外两名村干部进行私分。2016年,再次使用同样的手段,套取村上3400元工作经费4人进行私分。

多行不义必自毙。最终,阳东和周学有受到了党纪国法的制裁,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伍晓慧 刘仕斌 钟礼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