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案例实录 » 正文
医院院长,“病”入膏肓

——株洲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周常奇违纪案剖析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7-11-23 09:32:04    

他幼年家境贫寒,曾有亲戚抱怨:“摊上你家这样的穷亲戚就是倒霉。”曾经,在同事眼中,“他很能干,经常说‘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

走上领导岗位后,他追求奢华享乐,早上还没上班,就开始考虑中午、晚上怎么安排。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几乎天天喝酒唱歌。

老母亲住院时,部分下属送上红包。老母亲硬逼着他将红包一一退回,并嘱咐他好好珍惜现在的岗位,不要犯错误。但周常奇并未放在心上,在贪腐路上越走越远。“在她90大寿之际,两个儿子将面临法律严惩,会引发如何惨痛的后果,我不敢多想。”周常奇在忏悔书中写道。

“细数着自己罪孽,长吁短叹,悔之晚矣……”高墙内,湖南省株洲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周常奇泣不成声。

今年4月,根据株洲市委巡察组提供的线索,市纪委对相关问题进行初核,发现周常奇涉嫌严重违纪,对其立案审查。日前,经市纪委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周常奇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此时回看周常奇腐化堕落的轨迹,人们不禁感慨万千。

幼时贫寒,曾当选该市唯一海选院长

出生于1965年的周常奇,是家中最小的儿子,排行老六,7岁时父亲离世。他家境贫寒,曾有亲戚抱怨道:“摊上你家这样的穷亲戚就是倒霉。”这使他深受刺激,发誓要改变命运、找回尊严。

从小,他就跟随母亲打零工、摆小摊,还学着“贩货”,想尽办法挣钱。小学时卖冰棒,大学时卖香烟、电影票。同时,他憋着一股劲,勤奋好学,考上了当时的湖南医学院。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株洲市财贸职工医院,成为一名医生。儿子出息了,受尽艰辛的老母亲终于感到了宽慰。

1996年,他选择“下海”开诊所,并迅速赚到了“第一桶金”。他自称感恩社会培养,4年后,再次回到医院,担任原株洲市第四人民医院外科主任,开始了他的仕途。在这里,他的业务专长得到充分发挥,成为市内有名的胸外科专家。2005年初,周常奇成为全市卫生系统唯一公开海选的院长。彼时,他给自己定下要求:绝不在贪腐上面跌跟头。

“他很能干,总是不甘落后,经常说‘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熟悉他的同事说。那时的周常奇积极上进,也正因如此,他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2010年5月,周常奇被提拔为株洲市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正处级)。

然而,随着职位的升迁,看到身边不断涌现的富豪,自己的资产却少有变化,他觉得回医院损失太大了,心中的不满日益强烈,心态逐渐失去平衡。

到市人民医院上任后不久,他认识了医院药品供应商李某。2010年中秋节的前一天,李某送来了10万元现金和一块名表。对第一次收钱,周常奇印象深刻。他在忏悔书中写道:“我心情特别紧张,反复拒绝,而他也反复安慰我没有人知道,最后贪欲战胜了理智。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金额由小到大,由少到多,最终被“糖衣炮弹”炸得遍体鳞伤。执纪人员介绍,2010年中秋节至2017年春节期间,周常奇涉嫌收受李某贿赂340余万元。同时,利用逢年过节、生日宴等机会,他还大肆收受医院内部人员红包礼金、高档烟酒,“是典型的十八大以后不收敛、不收手的违纪行为”。

生活奢靡,纵容兄长插手医院各领域

与商人们交往时,看到他们穿必讲品位、用必讲奢华,周常奇感到了巨大的冲击。他的人生观、价值观迅速扭曲,及时享乐、追求奢华逐渐成为思想主轴。

周常奇自称,“从一开始尽量拒绝商人们的宴请,到对他们的奢华安排乐此不疲;从一开始对他们当面溜须拍马不习惯,到上桌后听不到赞扬就不舒服”。

欲望是老虎,一旦从自律的笼子里冲出来,就祸患无穷。

在领导岗位上,周常奇思考的不是为医院谋发展,为病人谋康复。而常常是,早上还没上班,就开始考虑中午、晚上怎么安排。商人们也想尽一切办法揣摩他的心思。他在忏悔书中写道:“后来,中午喝了酒,就上酒店洗脚按摩、洗桑拿。”从2014年9月开始,周常奇还包养情妇一年多。

“十八大后,在全面从严治党的背景下,他依旧搞奢靡之风,几乎天天喝酒、唱歌。”执纪人员说。据了解,周常奇陆续收受药商、建筑商名贵香烟76条,茅台酒76瓶,洋酒若干,高粱酒13箱(价值10万元)。

周常奇还将“兄弟共腐”玩到了极致。因为幼时的照顾,周常奇与五哥周常云的关系最好、最亲。所以,当周常云在株洲市人民医院承揽业务或帮他人请托事项时,周常奇一路大开绿灯。“他插手医院建筑、药品、耗材等各个领域,药品商、建筑商都知道‘周老五’就是周常奇的利益代言人。”执纪人员说。

在周常奇权力的影响下,周常云先后收受他人财物200多万元。如他未在李某公司上班,但按每月7000元的标准,领取70个月工资49万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领导干部手握人民赋予的权力,倘若把握不住用情的度,必将害及自身、殃及家人。

代价惨重,90大寿母亲目睹两子同受惩

对于周常奇的“落马”,不少熟悉他的同事并不感到意外。“他多次叮嘱我们要与药品供应商保持距离。”他的同事说,他说起来头头是道,但在内心深处,根本没当回事。周常奇在忏悔书中写道:“我就像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不时在梦想和现实中徘徊。”

今年2月,株洲市委巡察组进驻市人民医院开展巡察工作,发现该院耳鼻喉科违规对外承包等问题。国家卫生行政部门严禁公立医院将科室对外承包经营,但在金钱美色的诱惑下,周常奇置禁令于不顾,将耳鼻喉科承包给某老板。两年间,该老板转出资金2000余万元,周常奇收着巨额“感谢费”,对该科室违规行医等行为视而不见。

“一开始,周常奇通过修改资料、串供等方式,对抗组织审查,企图为自己的行为开脱。”执纪人员介绍,4月10日至12日,市纪委核查组对周常奇涉嫌违纪问题进行初核,并对其采取“走读式”谈话,劝其主动说明问题。但他仍执迷不悟,对相关问题矢口否认,并对外传递信息,导致相关涉案人员潜逃。

5月23日,周常奇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当时,他特别紧张,手在身上来回摸,语无伦次地打招呼,下楼也走不稳。”执纪人员回忆。

“落马”后,周常奇时常回想起这样一幕场景。2011年,他的老母亲住院,医院部分下属送上红包表示慰问。周常奇感到很有面子,但病中的老母亲硬逼着他将红包一一退回,并嘱咐他好好珍惜现在的岗位,不要犯错误。但周常奇并未将母亲的谆谆教导放在心上,在贪腐路上越走越远。

“是我害了自己,也害了哥哥,更害了老母亲,在她90大寿之际,两个儿子将面临法律严惩,会引发如何惨痛的后果,我不敢多想。”他在忏悔书中写道。

清廉为官,头顶蓝天;贪污腐败,深受其害。“周常奇因底线失守坠入腐败深渊,触碰了带电的‘高压线’,从家族骄傲到家族耻辱,教训深刻。在他身上,有太多容易被苍蝇‘叮’的‘缝’:胆大妄为、贪财好色、交友不慎、心存侥幸,等等。任何一点,都足以让党员干部引以为戒。”株洲市纪委专案组负责人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