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案例实录 » 正文
失控的“老实人”

——江苏泗洪县交通局交通工程处财务科副科长朱泽利违纪案剖析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7-11-24 10:05:16    

2017年3月1日,在同事的惊讶中,江苏省泗洪县交通局交通工程处财务科副科长朱泽利被纪委带离单位接受组织审查。

经查,2011年至2017年,朱泽利利用职务之便,公款私存,多次挪用公款共计360万元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接受服务对象宴请、收受服务对象款物,最终因违反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朱泽利这个同事眼中的“老实人”,在监管缺失的权力和私欲面前倒下了……

大权初握,“优等兵”成管账人

朱泽利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他从小就明白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改变生活。从军四年,朱泽利刻苦训练,多次受到组织嘉奖。退役后第二年,朱泽利被分配到县交通局交通工程处工作,端上了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因为工作踏实,1993年3月,单位安排其转行做起了工地的报账员,在组织的高度信任下,朱泽利又担任了交通工程处现金会计。一个优秀退伍兵在“管钱”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4年。

灯红酒绿,“老实人”信念坍塌

刚参加工作时,朱泽利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岗位,兢兢业业,生怕出一丁点差错。后来,随着朱泽利逐步掌握了交通工程处的“财政大权”,工程老板们便开始了各种拉拢腐蚀。开始朱泽利能够抵挡住各种诱惑,但时间久了,慢慢习惯了老板们逢年过节送土特产、空闲时间请吃饭喝茶,甚至到娱乐场所娱乐。和老板们接触多了后,朱泽利对他们一掷千金羡慕不已,与一些项目经理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觥筹交错、纸醉金迷也成了“很有面子、很风光”的事。自律的防线一旦失守,原则底线也就抛之脑后。

据执纪审查人员介绍,朱泽利和交通工程处的其他人员多次接受项目经理王某某、罗某某等人安排的吃请、唱歌、洗浴桑拿等娱乐项目。

监管缺失,“土会计”不能自持

交通工程处的现金流量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如此巨大的现金流量就朱泽利一个人说了算,没人监管,这为朱泽利后来的严重违纪埋下了祸根。

朱泽利接管交通工程处账务时,交通工程处的款项就一直在对公账户以外的私人账户上运转。不懂财经纪律的朱泽利独自承担起现金出纳、记账、印章保管等几项工作。渐渐地,交通工程处的账务成了无人监管区,钱怎么收、怎么支朱泽利一个人说了算,账面剩多少钱也只有朱泽利一个人知道。

用朱泽利的话说,“我怎么用,用多少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换谁都会动心的。公款存放在私人账户,没人看、没人管、没人问,时间长了,感觉就是自己的”。

据执纪审查人员介绍,后来有些了解朱泽利情况的银行工作人员也主动找上门来,请求朱泽利帮助他们完成揽储任务。而朱泽利也是够“义气”,能帮的都帮,自己顺便也捞点可观的利息。

朱泽利在忏悔书中写道,“从2011年4月开始,单位所有的资金都保管在我手里,没有人监督我,偶尔领导会问我单位还有多少钱,根本不看银行账单和资金走向,全凭我一人做主,要是能有人及时监督和制止我,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肆意妄为,“财神爷”身陷囹圄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没有监管,尝到“甜头”的朱泽利真的把公家钱当成了自己的钱,开始肆意妄为:他利用掌握拨付工程款的便利,在项目经理提出资金紧张的时候,借款给其使用,收取高额利息;用公款购买理财产品、国债,存定期存款,利息收入囊中;将项目经理上交的8.6万元工程质检费直接占为己有;将个人在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办理的信用卡均与存放单位资金的账户捆绑,个人产生的费用直接从公款中划扣……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朱泽利最终将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