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案例实录 » 正文
昔日“一把刀” “病入膏肓”难自医

——宁夏回族自治区卫计委原党组成员王炜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8-02-07 09:33:14    
    2017年12月15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王炜受贿案二审宣判,王炜因受贿74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处以罚金100万元。

2017年12月15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王炜受贿案二审宣判,王炜因受贿74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处以罚金100万元。

在此之前,2016年8月1日,宁夏回族自治区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布消息:自治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成员王炜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同年11月,王炜因违反组织纪律、生活纪律、国家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王炜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纪委查处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典型“烂树”,这位浑身披满桂冠,拥有“外科学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委员、自治区跨世纪学科带头人、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自治区九届政协委员、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等众多头衔的专家型领导的落马,令人痛心,发人深省。

乘虚而入,一根鱼竿将他轻轻钓起

“我从小喜欢钓鱼,自从当院长后,为了把更多时间用在事业上,就基本放弃了这个爱好。在老板们的陪伴下,我又捡起鱼竿,甚至连上班时间都出现在渔场上。”

王炜从自治区人民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逐步成长为学科带头人,被誉为宁夏肝胆外科“一把刀”,38岁就担任省级医院的外科主任,40岁就破格晋升为外科医师、外科学教授,42岁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1999年,王炜被组织任命为自治区人民医院主管业务的副院长,2004年担任院长,事业如日中天,前景一片光明。

走上领导岗位后,面对各种利益和诱惑,起初,王炜尚能保持头脑清醒,洁身自好,把主要精力放在医院的建设发展上,对财务、设备、基建、药品等工作不插手干涉,对于前来投怀送抱的各类医药代表和工程承包商也是拒而远之。

工程承包商马某为了拉拢这位大权在握的省级人民医院院长,三番五次送钱送物都被拒之门外。后经人“指点”,在得知王炜有钓鱼这个“雅好”后,马某千方百计、煞费苦心,硬是让有七八年时间没再钓鱼的王炜重执鱼竿。马某了解到王炜爱好钓鱼但不愿用公车,遂将“武装到牙齿”的全套钓具随时备在自己车上,每逢双休日或节假日,就拉上王炜四处寻找野湖钓鱼,从而套近乎、培养感情。在一根小小鱼竿的牵引下,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成了形影不离的铁杆钓友,建立了所谓深厚的友情,王炜对马某到了无话不说、毫不设防的地步。而马某也毫不费力地通过王炜获取了一个又一个的利益。在自治区人民医院,从几百万到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工程,没有马某拿不到的。在王炜主政自治区人民医院十多年的时间里,马某的个人财富也急剧膨胀,由原先只有三五名工人的皮包公司发展成为年入账上千万元的大公司。

贪图享乐,两个同乡将他拉下“圣坛”

“曾几何时,簇拥在我身旁的不再是慕名前来求医看病的患者,倾诉衷肠的职工,而是怀揣各种利益追求的老板、商人。我对他们的态度从戒备、回避、疏远变成了舒心、贴心、知心,感觉在他们面前才有存在感、价值感,才是他们心中的上帝。”

王炜以为他是商人们心中的上帝,岂不知商人看中的只是他手中可以带来金钱的权力,而利益才是他们心目中真正的上帝。

在任院长的后期,王炜每日的工作,基本上都是约见老板、商谈项目、参观产品、观摩厂家,频繁的出差致使其他工作都被搁置一旁。密切联系患者,成了密切联系老板。在与这些老板的密切接触中,王炜看到的都是高档消费,享受的都是高级服务,推杯换盏、灯红酒绿成了他的生活追求。对商人们一掷千金、声色犬马的生活方式从羡慕发展到模仿、攀比,王炜开始迷恋金钱、追求奢靡享乐,他在不知不觉中对生活越来越讲究,外出开会非大城市不去、不是五星级酒店不住。这种享乐思想还被他带到了工作中,王炜在医院的改造建设中,擅自决定扩大院领导的办公室面积,并进行了超标准装修,购买豪华办公用具。

有两个终日对王炜以“大哥”相称的同乡马某和郭某,获悉自治区人民医院新院工程项目建设标的达数亿元,且资金充足、工程量大的信息后,屡屡向王炜献殷勤,王炜家中吃喝拉撒各类开支甚至孩子出国留学、老人生病住院等家务事,基本上被这两个同乡“小弟”“保姆式”包揽了,王炜获得了空前的满足感和成就感。通过透漏标底、打招呼说情等方式,王炜使马、郭二人各自承揽到大量工程项目。马、郭二人也多次给王炜送现金、房产、贵重物品,甚至为王炜的亲属、情人购置房产。但官商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马、郭之间在承揽自治区人民医院新院大楼建设中因工程量、拨付工程款等原因发生纠纷,王炜将郭某已中标的“蛋糕”硬性切给马某,最终导致“兄弟”反目,郭某一封上万字的举报信直接将他们的“大哥”“上帝”拉下“圣坛”。

跛足成长,“总开关”失灵铸大错

“王炜家底殷实,他不缺钱,为啥还要贪钱啊?”很多熟悉王炜的同事在其落马后这样感叹。

王炜的父母是专业技术干部,父亲曾是一家市级医院院长,于上个世纪90年代退休后开了一家私人医院,积累了不少财富,家境富足。早年的王炜勤奋刻苦,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从医院科室副主任晋升到院长,王炜只用了9年多时间;从院长提拔为自治区卫生厅副厅长,更是只用了2年多时间,他走完了很多人一辈子难以企及的从政路。

但是,王炜作为一名专业技术出身的干部,存在着先天缺陷、后天不足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陶醉于业务光环,不注重政治理论学习,党性不强;二是晋升较快,理想信念宗旨意识的锤炼没有跟上,这种跛足的成长,容易导致理想信念这个“总开关”失灵,最终铸成大错。

王炜担任自治区人民医院院长后,经常鼓吹,能给医院创收就是人才,只要能搞到钱就是真本事。他在忏悔书中反思自己违纪违法的根本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宗旨意识淡化。王炜自己不学习政治理论和党纪法规,以工作忙为借口也很少召开会议,整日沉迷于垂钓游乐、酒局娱乐,渐渐淡忘了自己是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党的纪律对他似乎没有了任何约束。尤其是当了院长以后,他自恃位高权重,在学习上“不自觉、不用心、不认真”,对学习的兴趣逐渐减弱甚至完全放弃,不读书不看报,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于无形中异化蜕变,使自己的人生天平发生倾斜,走上了一条违纪违法的不归路。

悔之已晚,世间永无“后悔药”

“我是一个外科医生,深谙刮骨疗伤、去除病灶、治病救人的道理。只有痛下决心,咬紧牙关,彻底解剖,才能达到清除腐烂,引流污物的目的。我要给自己的心灵进行一次‘清创引流’术,恢复健康的人生。”这是身陷囹圄的王炜给自己的余生开出的“药方”。

然而,这个“药方”开得为时已晚,在即将颐养天年的时候,王炜却滑入了犯罪的深渊,“病入膏肓”,晚节不保。王炜在忏悔书中说,时至今日,突然想起40年前参加新职工岗前教育大会上,老院长语重心长讲的两句话:第一句是“医乃仁术,好自为之”;第二句是“做一个好医生,首先要做一个好人”。可悲的是在后来的工作中,他并没有深刻理解其精髓,违背了老院长的箴言,人生航向出现了偏差。

曾经做过肝胆外科医生的王炜,经他施治的患者当数以千计,这些人中也肯定有人因为王炜的妙手回春而延续了生命,对他心存感激。然而,这一次,这位曾经的“一把刀”纵有回天之力,也无法给自己的贪腐开出“后悔药”。惟愿他悔恨的泪水,能使世人引以为戒。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