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办案故事 >正文

“21年亡命天涯,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妻儿老小……”

来源:《党风》杂志     日期:2019-04-11 18:20:31    

卢展鹏回来自首了。

20多年前,在珠海农行系统同事们眼中,他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但他却挪用公款1000余万豪掷境外赌场,终酿苦果!21年来,他亡命天涯,风餐露宿、颠沛流离,惶惶不可终日!

“追逃防逃的‘天罗地网’越收越紧,外逃之路只会越走越黑,只有认罪伏法、迷途知返才会有希望。”他用亲身经历告诫那些心存侥幸尚未迷途知返的人,“人生没有‘捷径’,偏门和险路更不能选;走正途心安理得,而且只有这样,才能过得踏实幸福。”

“在所有同学和朋友中 我都是出类拔萃的”

当卢展鹏再踏入珠海这片土地的时候,眼前的城市让他陌生,家庭的变故更是让他恍如隔世。

得知父亲早已因他出事而脑溢血病故多年,卢展鹏长叹一声,轻声对弟弟说:“知道了。”他努力压抑内心悲痛的情绪,泪水不自觉地在眼眶打转。他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自己应该过着另外一种人生。

身为银行系统子弟的卢展鹏,20多年前,在踏上工作岗位伊始,并未因家庭背景而懈怠骄纵,而是从珠海斗门区最基层的储蓄所干起。他机敏好学,勤奋努力,业务能力快速提升,在珠海农行系统组织的行业比武中,屡屡名列前茅,个人职位也随之节节攀升。

没过几年,在组织悉心培养下,他经多个支行工作历练,被选调到农行珠海分行,先后在计划科和资金科主持工作。之后,在农行广东分行组织的公开招聘考试中,卢展鹏再次取得优异成绩,成为珠海分行领导后备人选。作为最年轻的党员干部之一,卢展鹏一时风光无限。

“在所有同学和朋友中,我都是出类拔萃的,大家都认为我非常优秀。”卢展鹏回忆,“很多全国性会议,行长都会让我顶替他去北京开会,实话说,当时的状态有点飘!”

除了事业顺风顺水,他还拥有着美满的家庭。妻子是他同学,美丽贤淑,做得一手好菜;儿子聪明伶俐,遗传了他的智商和情商。卢展鹏说,如果不是自己一时的贪念,他的小日子足以羡煞众人。

“别人分分钟能赌赢 我为什么不可以?”

千里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回望自己一步步滑向深渊的过程,卢展鹏万分悔恨。

随着职位不断提升,卢展鹏的“圈子”越来越大。因工作所需,卢展鹏经常要陪同客户到澳门“放松”一下,“当时企业界、金融界有这种风气,动不动就要去澳门搞接待,这已经成为了常规性动作。”他说,最开始也就是陪客人到赌场的大厅下几注,纯属娱乐。不过,在目睹了一些赌客“以小博大”,几十万赌本短时间变成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之后,他的心理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面对自己经手的海量存款,他想“走捷径”快速致富。“别人分分钟能赌赢,我为什么不可以?”邪念一出即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卢展鹏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不归路。

在某信用社负责人李某(已另案处理)的协助下,他陈仓暗度,利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多次挪用公款到澳门赌博,从1996年下半年开始,短短几个月时间,他已经累计挪用人民币1000余万元公款出境。赌桌之上,卢展鹏“杀”得昏天暗地,可传说中的“一夜暴富”始终没有发生。

1997年上半年的一天,当李某再次提醒他还钱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么大的“窟窿”一时半会是填不上了。他带上20万现金匆匆逃离珠海,走上了漫漫逃亡路。

“就像行尸走肉般在各地漫无目的地游荡 走哪算哪”

几天下来,归案的卢展鹏还稍微有些“不自在”——因早已习惯风餐露宿的逃亡生活,突然三餐规律,留置室内温暖洁净,如此舒适反而令他“不适应”了。

21年间,卢展鹏颠沛流离,东躲西藏,从广东到湖南,从湖北到北京,从天津到黑龙江,一路向北,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甚至曾一度在祖国最北端的黑河定居,四处寻求“商机”希冀赚大钱。这期间,他帮人发过传单,推销过电视、冰箱,也摆过地摊,当过“倒爷”,卖过水果、服饰、皮包、皮箱,却因为没有合法身份居无定所,始终与“钱途”无缘。

21年间,他很少住旅馆。大多数都是露宿街头,不论严寒酷暑。就算迫不得已必须住店,因为没有可用的身份证,他也只能选择那种10块、20块的黑旅店对付一宿。他出行基本靠走,偶尔手头宽裕,也会搭乘“黑车”。很多时候,车主见他身份可疑,出再高价钱也不让他上车。

21年间,大多数情况下他一天只吃一顿饭。他时常回味妻子做的饭菜,无奈囊中羞涩,连最普通的饭菜都吃不起,常常是馒头稀饭聊以充饥。他常年只有一两套衣服可以换着穿,鞋子也只有一双。他说,最怕在荒郊野外突遇暴雨成“落汤鸡”,“衣服淋湿了还可以换,鞋子湿了,只能硬穿着等自然干”。

浑浑噩噩的逃亡日子,他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在没有打零工的时间里,他就像行尸走肉般在各地漫无目的地游荡,走哪算哪。“有一次自己意外磕伤头部,晕死过去,醒来的时候就想着死了算了,活着太没意思。”逢年过节阖家团圆,他都尽量回避看到那些温馨的场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更加感到孤独无助,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妻儿和家人,常常夜不能寐,独自落泪。

“自己犯的错终究要面对”

采访中,卢展鹏反复说到,从离开珠海那天起,他就发誓一定要自己走回来,“自己犯的错终究要面对”。之所以游荡这么多年,是因为总是抱着“翻盘”幻想,如果无法填补1000万的窟窿,他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他厌倦了在外漂泊的日子。真正让他思想转变的,还是近年来国家反腐败追逃追赃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和政策感召,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他慢慢了解到,党中央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及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强决心,思想防线逐步动摇。

在此过程中,他开始有意识地由北向南活动,从内蒙到河北,从湖北到湖南,从云南到广西,一想到离广东越来越近,他的心情反而愈加轻松起来。当他到达广西的时候,甚至近乡情怯,“到桂林的时候身上只有84块钱,当时一门心思想着要回来了。”

随后,他加快了返乡的步伐,直到见到珠海市监察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他备受煎熬的心才算是彻底踏实下来。

他在忏悔书中写道:“我相信,只要自己积极面对,主动协助组织调查,一定会得到宽大处理。”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