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理论研究 » 正文
围绕“精准”强化担当

——关于基层扶贫涉农资金领域监督执纪的调研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8-03-08 09:21:06    

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指出,要围绕打赢脱贫攻坚战,找准定位、服务大局,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重点查处和纠正贯彻党中央脱贫攻坚决策部署不坚决不到位、弄虚作假问题,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和职能部门监管职责不落实问题,严肃查处贪污挪用、截留私分、虚报冒领、强占掠夺等行为。

为更好贯彻中央纪委二次全会精神和省纪委工作部署,江苏省徐州市纪委调研梳理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专项行动中1951起扶贫领域涉农资金违纪案件,深入分析发案规律,剖析原因,研究对策,力求“精准”监督扶贫涉农资金,贯通全面从严治党“最后一公里”。

找准违纪案件特点

违纪主体多为三类村干部。据统计,在1951起扶贫涉农资金问题中处分1589人,其中村支书413人、占比26%,村主任261人、占比16%,会计358人、占比23%,三类人员共计1032人,总占比65%。这三类人群中,以有拆迁征地任务的村干部、不具备财务素养的村会计、长期担任书记的老支书等尤为突出。

案发多集中在资金体量大、多头管理的领域。统计显示,在违纪问题中,惠农补贴类657起、占比33.76%,征地拆迁类519起、占比26.58%,环境保护类463起、占比23.74%,科技培训等其他类型312起、占比15.92%。资金体量大、多头管理是这些领域的共同特征。

案发环节多在“申报”和“验收”一首一尾。申报审核和结果验收,本是检验资金是否落到实处的关键环节与重要手段,然而,近80%的违纪问题都发生在这两个环节。

违纪手段多为暗箱操作团伙作案。一些主管部门与使用单位之间、国家工作人员与申请人之间、村委会成员之间相互勾结、团伙作案,窝案串案占比近70%。具体形式有:欺上瞒下,文件不传达,项目不宣传,使用不公开,结果不公示,群众不知情;以假乱真,用既有项目冒充待建项目,骗取资金扶持;偷梁换柱,把争取来的资金视为自留地,随意挪用,没有专款专用。

深入剖析发案原因

基层党组织政治功能弱化。调研组以丰县首羡镇某村涉农资金腐败案为切入点实地调研。调研显示,该村45.2%的党员为60岁以上老年人,十余年来仅发展党员3名;该村没有认真召开民主生活会和开设支部党课;选用干部时,镇里“重经济轻党建”,为保证交办任务完成,多采用“家族治村”的方式,宗族势力往往不能代表多数村民利益;基层选举时,参与投票的大多是各方势力的支持者或既得利益者,普通群众参与度不高。

村干部纪法观念淡薄。一些村干部权力观、政绩观错位,纪盲法盲现象严重。一些干部错误地认为:“国家补贴,只要不装自己腰包,怎么用都行。”数据显示,违反廉洁纪律和违反国家有关财经管理法规等行为涉及的扶贫涉农资金占总量的80%以上。如贾汪区汴塘镇影山村原村支书、村会计,在省级脱贫财政奖补资金申报中,虚报配套资金、虚签贫困户协议、虚开工程发票,套取省级财政资金,其中部分用于项目外村庄环境整治等其他开支。

部分政策设计有待完善。部分政策的细化措施,与实际脱节,执行时产生漏洞。如某农村低收入人口扶贫工作方案,时间紧(县区从收到文件到完成不足一月)、申报程序多、涉及人群广(要求建档人数不低于农村人口的13%)、甄别手段不足(没有房产、财产查询等手段),导致村干部凭主观虚报冒领,主管部门“只看账、不问效”。同时,村干部待遇普遍低、村级日常工作经费不足,也成为了侵占、挪用的重要原因。

主管部门监管不力。数据显示,因村级财务管理不规范而引发的侵占、挪用等违纪行为案件,占比近80%。尽管已有了“三资”管理、村务公开等规定,但主管部门“重项目申报、轻公示审核,重资金分配、轻使用管理,重材料审核、轻实地验收”,没有真正检查到位、执行到位、处理到位。一些地方村民理财小组形同虚设,村务公开走形式,“村账由乡镇代管”没有落实到位,村会计财经白条自批自支、公款私存、收费不开票据现象较为普遍,成为违纪问题隐患。

强化“精准”监督的对策建议

围绕“精准”强化担当,确保压力层层传导。在调研基础上,分析找准问题导向,掌握扶贫涉农资金违纪的重点项目和重点人群,突出明责、督责、问责,构建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各尽其职、齐抓共管的工作局面,保证扶贫领域监督执纪方向不偏、重点突出、职责明确。围绕扶贫涉农资金“申报”和“验收”这两个关键环节,坚持聚焦主业不发散,担当主责不缺位,在线索举报、督查督办、通报曝光等方面不断加力,细化监督执纪部门在综合协调、宣传报道、线索梳理、案件研判、督促指导等方面职责。

严格落实“一案三查”, 压实党委政府、职能部门和纪检机关三方责任。对所有的涉农资金违纪问题都启动“一案三查”,一查职能部门监管责任、二查党委政府主体责任、三查纪检监察机关监督责任,综合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以问责倒逼各部门责任落实。

贯通“神经末梢”,激发基层党组织活力。分层分类培训村支书、村主任和村会计;引导村干部选举承诺、违诺辞职、违纪辞职;设置工作考核、资金审批等政策性门槛,引导村组织民主化管理,发挥理财小组的制衡作用和勤廉双述的监督作用;通过资格审查、廉政考察前置、多方联审等方式,严把村干部入口关;严肃党内政治生活,落实干部能上能下制度,加大处置不合格党员力度;落实村干部保障激励机制,合理提高村干部待遇。

改进监管方式,确保安全运行。扎口管理,建立统一的资金申请发放及使用监管网络平台、客服咨询查询电话,广泛宣传;不以项目为单位,而以农户、农田和村级组织等为单位,直拨直补,减少流转环节;由报账审核变为实地审核,部门审核由重文字检验变为面积测定图、项目照片等直观项目审核;改变考核权重,不以资金拨付数额,而以实际成效作为考核结果。

始终严抓长治,保持露头就打的高压态势。会同农工办、财政、审计等主管部门,借助作风建设督查,开展基层账目清查行动,及时发现、整改违规问题;开展扶贫涉农资金问题主管部门责任追究专项行动,下发监察建议书,追究责任;继续实施挂牌督办,严查侵害扶贫涉农资金腐败问题,用精准监督护卫扶贫涉农资金“最后一道关口”。

(董向阳 作者系江苏省徐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察委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