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论坛 >正文

张顺亮:问责不妨多些“反求诸己”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日期:2019-03-26 09:10:53    

权者,责也。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这是自古的道理。

“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孟子的这句名言,意思是说,出了问题先要自我反省,从自身找原因,而不是把责任转嫁给别人。古往今来的帝王将相、名臣良士,都深谙这一道理,正所谓:“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

三国时,马谡受命把守军事要地街亭,而其刚愎自用、不听劝阻,违背军令上山扎营,导致街亭失守,使全军进退无据、无法再战。诸葛亮在挥泪斩马谡的同时,自请降职三等,以示“用人失当”,为后世立下了“规矩”,也给后人留下了深刻警示:权与责密不可分,有多大权力就要承担多大责任,是谁的问题就追究谁的责任,问题有多大处罚就得有多重。

晋文公时期的狱官李离,因为偏听下级汇报而判错死刑,就把自己关押起来也判了死罪。晋文公认为责任在他的属下,而不是他的罪过。李离则说:“我担任的官职高,并没有让位给下级;享受俸禄多,没有和下属分享利益,现在我错误地听从了下级汇报而判人死罪,却把罪转嫁到下级官吏身上,是没有听说过的。”尽管晋文公反复相劝,李离仍旧不接受命令,“伏剑而死”。这种有权必有责、宁死不推责的担当精神是值得推崇的。

问责是一把利剑,也是一把手术刀,不仅在于刃之锋利,更在于术之精准,关键是做到不虚美、不隐恶,赏罚有据,宽严有度。《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尧向大臣征求人才,大臣驩兜推荐共工继位,四岳则坚持使用鲧治水。后来事实证明,鲧治水九年无成效,共工则放纵邪僻。最终,尧将共工流放到幽陵,把驩兜流放到崇山,把鲧流放到羽山。在这些惩戒措施中,对共工是惩罚,对驩兜和鲧是问责。两人的问责类型又不完全相同,驩兜的问题是用人不当,鲧的问题是失职。时间虽已过去数千年,但这种责罚分明的问责方法,仍然给后人留下启示。

党的十八大以来,“失责必问,问责必严”已经成为常态。而且,问责制度越来越完善,方法越来越科学,用力过度、泛化、简单化、扩大化的现象大为减少。曾记得,逐利枉法的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轰动一时,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做出指示,要求一查到底,严肃问责,依法从严处理。此次事件中,有6名中管干部、42名非中管干部受到严肃处理,彰显了党中央从严治党的决心和魄力,也体现了问责的力度。

然而,有一种现象也值得注意,少数领导干部和机关对于出现的问题不是搪塞,就是躲避,甚至是推卸。有的“看人下菜碟”,严下不严上,追下不追上,问小不问大,越往下走标准越高、要求越严、层层加码。这种“责任甩锅”实际上是不担责、不尽责,把问责作为推卸责任的“挡箭牌”,使问责变了味、失了色,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又一翻版。

过去我们常讲“上面千条线,基层一根针”,现在基层干部说“上面千把锤、下面一根钉”,“上面千把刀,下面一颗头”。“勤刷锅的媳妇打碗多”,基层干部长期“加班加点写材料、没日没夜整数据、一心一意填表格、辛辛苦苦编简报”,既承受高负荷的工作压力,又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难免会忙中出错。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动不动就问责,谁还敢担当任事、主动作为,谁还会敢闯敢试、真抓真管。如此这般,不但起不到“问责一个、教育一片”的作用,还会出现“谁被问责多证明谁担子重、谁光荣”等怪现象。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要求严格控制“一票否决”事项,不能动辄签“责任状”,立起了为基层松绑减负、激励广大干部担当作为的实干导向。善除害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绝其源。各级机关只有坚持“行有不得,反求诸己”的态度,刀刃向内、自我剖析,切实把该担的责任担起来,把该打的板子打下去,把基层干部从一些会议、文电、报表、检查评比、配合活动中解脱出来,才能使基层干部真正做到知责、尽责、负责。

徐光伟绘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