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媒体纵览 » 正文
深圳市光明区纪委监委“打、堵、疏”结合
走出惩治“微腐败”新路子
来源:南方杂志      日期:2018-11-05 16:12:29    

  今年3月20日,深圳光明区纪委监委的举报电话响起,群众反映他常常买菜的菜市场的菜价比旁边的菜市场不知怎么贵起来了。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对来电群众表示谢意后向上级作了汇报。很快,一段明察暗访和审计核查紧密推进后发现,菜价的上涨有“猫腻”。

  原来,在市场摊位的招租过程中,有部分农贸市场的管理人员通过收取“喝茶费”“顶手费”等手段谋取私利,导致菜价上涨。在纪委监委的介入下,“喝茶费”等现象立即绝迹,菜价也应声下跌,群众商户纷纷拍手叫好。

  这是今年以来深圳光明区纪委监委整治“微腐败”现象的一个缩影。据了解,今年光明区纪委监委共受理核查线索154条,核查率100%,立案审查62宗62人。日前,《南方》杂志记者走访深圳光明区基层,探寻反腐战线的新探索、新经验。

  “微腐败”虽小但危害大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大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力度”。“微腐败”虽然微小,但却会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在群众中的形象。

  如何整治“微腐败”?深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察委主任张子兴指出,要继续加大基层党员干部违纪违法线索排查力度,严肃查处发生在民生资金、社区“三资”管理、对口帮扶等领域的权钱交易、吃拿卡要等问题,并将其作为“书记项目”亲自抓落实。

  深圳光明区委书记王宏彬表示,对“微腐败”问题,各级要深刻吸取教训,完善机制,加强廉洁自律教育,从制度上、思想上筑牢堤坝,警钟长鸣、常抓不懈。

  今年5月,深圳光明区玉塘街道纪工委收到一封邮件,当事人称在街道附近一个公益停车场内被保安员锁了车,并让他转账100元才放行。

  在以往,这样的案子会让玉塘街道纪工委书记谭熙宇感到很棘手。“街道纪工委还办什么案?有人手吗?会办案吗?敢办案吗?”谭熙宇告诉《南方》杂志记者,停车场的保安不属于编制内人员,但确实是街道聘请的公共管理辅助人员。

  对公共管理辅助人员的管理,是整治“微腐败”的一大重点。据了解,光明区目前公共管理辅助人员数量庞大,主要包括雇员、临聘和劳务派遣人员等类型,集中在基层一线。然而,在实际运行过程中,一部分处于权力末梢的公共管理辅助人员,却屡屡成了贪污腐败的主角。

  “群众只知道穿着制服就是代表政府执法,所以他们的违纪违法行为将严重影响党和政府在群众心中的形象。”中山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倪星告诉《南方》杂志记者,“大部分涉案人员收受贿赂、索要的钱财数额并不大,从几百到几千、上万元不等,但是正因为其小而无孔不入,难以治理,对群众造成的伤害也就更直接。”

  严查基层“微腐败”案件

  按照监察法规定,依法履行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属于监察对象范畴。对于治理“微腐败”,光明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察委主任姚文胜告诉记者,在综合研判的基础上,光明区纪委监委提出了“打、堵、疏”的综合治理思路。

  第一步,增强基层纪工委力量。经区委主要领导同意,光明区纪委监委要求各街道党工委切实担负起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持之以恒推进正风肃纪。经协调,各街道纪检监察队伍力量不断充实,平均有工作人员10名,相比去年增加了20%。同时,光明区纪委还多次组织开展全口径执纪审查工作业务培训,破解街道纪工委“不敢办案、不会办案”的难题。

  基层没线索怎么办?光明区纪委监委加大了基层线索排查和执纪审查力度,下放一批案件线索至街道纪工委,由区纪委监委和街道纪工委齐抓共管。马田街道纪工委书记邓永荣说,今年8月,马田纪工委就根据区纪委监委提供的问题线索,对马田执法队机动组组长林某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

  光明区还在全区推出10万张“廉政监督服务卡”,通过进社区、下企业、走市场等形式送进了千家万户,上面印有二维码等新型举报方式,让群众举报更便捷。还从辖区群众、商户中聘请案件线索信息员,建立驻街道部门案件情况报送制等,极大拓宽线索来源。此外,光明区纪委还出台《光明区街道纪工委监督执纪工作综合考评方案(试行)》,强化对基层纪工委监督执纪工作的动态评估和及时指导。

  现在,街道纪工委正风肃纪的底气更足了。今年6月,通过调查取证,在停车场敲诈勒索的保安员被解除劳动合同并移送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处理。据介绍,近3个月来,光明区已查处微腐败案件近50宗,起到了极大的震慑效果。

  如今,街道纪工委敢办案了,也能办好案了。公明街道纪工委书记赵峰也告诉《南方》杂志记者,今年2月接到反映公明执法队协管员段某涉嫌受贿的问题线索,4月23日,段某的违纪问题即被立案审查。随后,段某被解除劳动合同,并依法没收其违法所得。

  扎牢不能腐的笼子

  “微腐败”的主要手段是什么?光明区纪委常委胡新军介绍,十八大以来,光明区纪委监委共立案查处215人次,其中公共管理辅助人员126人次,占比58.6%,涉案领域主要包括查违、城管、安监等部门。

  “这些违纪违法的公共管理辅助人员中,有的利用巡查报告的权力,对违建隐瞒不报,或者通风报信;有的利用职务之便收缴他人财物据为己有;有的贪小失大,罔顾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胡新军告诉《南方》杂志记者。

  如2016年4月29日,一名安全生产巡查员收受安全隐患工厂老板3000元好处费,放纵违规生产,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给国家带来巨大经济损失。

  怎样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光明区纪委监委探索建立具体的、可操作的主体责任落实履行标准,让各级党组织履行主体责任有目标,让各级纪检组织加强监督检查有抓手。

  光明区纪委监委在全区范围内开展廉政风险点集中排查“灭租”行动,让公共管理辅助人员自己梳理自身岗位上存在的廉政风险点,查找并消灭诱发腐败的“寻租点”,最大限度减少腐败行为发生。同时,探索构建亲清政商关系新途径,持续深入落实三级领导挂点服务企业机制,推动各单位参与“千员服务万企”行动,避免中小企业因信息不对称产生“花钱办事”而滋生“微腐败”的不良现象。

  在深圳光明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刘琨看来,必须切实承担起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通过制订相关规章制度等,加强基层干部日常管理。

  如针对安全生产行政执法过程中的自由裁量权可能带来的寻租空间,刘琨表示,该区安监局编制了7个文件,统一行政处罚的法律依据、适用情形、裁量标准等内容,明文规定从轻、从重处罚的情形,压缩了自由裁量区间。

  提高基层干部认同感和获得感

  公共管理辅助人员为何会走上“微腐败”的道路?光明区副区长、凤凰街道党工委书记陈佩群分析,这些人员往往整体待遇偏低,晋升空间狭窄,对本单位和本职工作存在着“游离感”。同时,又因为受教育程度不高,廉洁意识不强,手中拥有的自由裁量权很容易带来寻租空间。

  针对这些情况,深圳光明区提出,通过开展精准警示教育、完善薪酬待遇标准、试点开展“培英计划”、建立队伍提升保障机制等方式,为这些群体构筑“不想腐”堤坝。

  比如,光明区探索畅通公共管理辅助人员职业上升渠道,建立相关考核机制,对考核优秀的员工进行提拔重用,在满足相关规定的前提下甚至可以推荐至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鼓励公共管理辅助人员积极参与学历提升教育、职业技能提升;将公共管理辅助人员纳入人才住房保障体系等,不断提升这类人群的职业认同感和获得感。

  在警示教育方面,光明区纪委监委围绕查办的“微腐败”案件,制作警示教育片《让微权力不再任性》,以身边典型案例警醒身边人。各街道、各部门纷纷行动,分层次、分批次以多种形式开展警示教育,以案为鉴筑牢防线,廉洁自律警钟长鸣。

  开展各式各样的廉政教育,也可以帮助年轻公共管理辅助人员系好人生的第一排“扣子”。据深圳光明区群团工作部部长谢少先介绍,近期,深圳光明区群团工作部以身边人讲身边事的宣讲方式,通过正面引导和反面警示,教育他们自觉守好廉洁底线。同时,群团工作部还通过开展丰富多彩、寓教于乐的活动,充实年轻人的业余文化生活,拓宽了年轻人社会交往的渠道和范围。

  光明区纪委监委将继续按照“打、堵、疏”相结合的思路,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扎实推进公共管理辅助人员“微腐败”综合治理,切实解决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