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刘抃:茅棚理政 政绩显著
来源:南粤清风网      日期:2017-05-05 10:48:08    

   饶平县古县署始建于明成化十四(1478)年,历经两次改建,宽敞堂皇,但至清康熙初期,因年久朽蛀,大门、仪门颓废,大堂崩塌。县署应不应立即重建?这成为康熙二十二(1683)年莅任的饶平知县刘抃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县署是治理全县的政治中枢,也是体现一县风貌的关键所在,故吏役及乡绅土庶都请求刘抃重建县署。刘抃在了解县情以后,经深思熟虑,决定不兴土木修建,只用茅草修葺大堂,自己愿在茅棚里理政。
   刘抃的决定虽然出人意料,却符合当时的客观实际。历经明末清初的战乱及清康熙初年海禁的迁界、复界的板荡,饶平人民多数家园破碎,满目疮痍。经复界后数年的医治创伤,社会刚刚安定,黎民生活仍十分困苦,官库空虚。此时若大兴土木,势必再加重处于艰难境地的人民的负担,也为下属开创奢侈之风。
     刘抃廉明勤政,把握施治要领,在茅棚里治出显著政绩。他采取措施鼓励力耕,以发展生产改善人民生活。除了解全县农耕情况外,特将顺治年间被吴六奇命名为“尊君楼”的城楼改名为“望耕楼”,并捐俸银修葺一新,以表重视农业的决心。此后,他常登楼望耕,及时了解农事。由于重视农业,终于使人民的生活逐步改善。
  刘抃针对多年社会动荡遗留下来的时弊,剔除三害:药赖抄抢、刁讼、包当。所谓药赖抄抢,即有些“愚夫愚妇”因与家内或家外之人争吵而以服药等方法自尽,图赖对方偿命,造成死者家属及其家族向对方家庭乃至家族大肆抄抢殴打,影响社会安定与耽误农时。刘抃贴出告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戒莫轻生,并指出“自尽无抵命之条”,如有借此抄抢者必严惩。经过对此害的治理,杜绝了祸害。所谓刁讼,指“不务正业”之恶棍,常对稍有积蓄之家进行勒索敲诈,如有抗拒者,则借题诬告,状词中的原告不具真名。受害者被传到案,传原告时则查访不得其人,致受害者长期守候,既心惊脉跳,又耽误生产。刘抃发文公告此害,查处此类恶棍。所谓包当,即当时各地税赋,皆由当地有功名、学籍的生员(俗称秀才)以年龄为次序轮流收解,每年一人,但当地的权势者强行代包当任。这种人“遇公务则推诿抗违,计私囊则借名科派”,“半年之后,积弊既深,己腹也餍(吃饱)”,便推卸责任还给应当选之人,使其受累受害。刘抃查明这类恶习,惩罚包当之人。
    刘抃重视教化,防患于未然。他编了一本《铎书》,书中收有律令纲纪及案例,分发下属吏役及乡约耆老,让他们时常讲诵,旨在导人向善弃恶。他还编纂《饶平县志》,弘扬历史文化,以名宦、先贤事迹激励后人。
  在刘抃的重农、除弊、兴教的治理下,饶平人民收入渐丰,官库渐盈。康熙二十四(1685)年,他应官绅士庶之再请求,为观瞻而先建县署大门、仪门,隔两年又再建县署大堂。他在茅棚理政四年,政绩卓然。在生产发展的基础上逐步复建县署之后,其他事业相继发展。后世将他入祀名宦祠,赞他在任期间“百废俱兴”。(张道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