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唐文治:德善为先 求真尚实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7-08-07 09:43:40    

江苏苏州的刘家港,不仅是明代郑和七下西洋的始发港和归泊港,也是古代漕运和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史称“六国码头”,更有“天下第一码头”的美誉。刘家港的兴盛造就了一批商贸牙行、商贾漕户。我国近代著名教育家、上海交通大学创始人、上海交通大学第十一任校长、工学先驱、国学大师唐文治的祖上就是这样的漕户人家。

唐文治(1865—1954),江苏苏州太仓人。唐文治家族以德为先、以善为上,务实尚真、求新应变的家风,不仅为整个家族带来了荣耀,也为社会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唐文治祖上虽是商人,但非常重视品德修养。1849年,太仓遭遇了雨灾,唐文治的曾祖父唐森阶租出的土地几乎颗粒无收,租户们写下债券,并提出能否减收或缓收地租。唐森阶见此情境,取来债券当众烧毁。其祖父唐学韩也是如此,碰到灾年或荒年,不仅免去地租,还“以钱米施之”,与租户共渡难关。

唐文治的父亲唐受祺在同治四年(1865年)获得恩贡并例选为直隶州分州。他曾叮嘱唐文治:“我教你的就在于学习圣贤,稍立功德,能够无愧于先人。”唐文治做官后,唐受祺依然过着十分俭朴的生活,并告诫子孙要“勤廉报国”。唐文治在《茹经堂文集》中记载,唐受祺经常告诫子孙为人之道:“当从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字始,孝为百行之原,淫为万恶之首,伦常之地,尤宜兢兢焉。”

唐文治在光绪十八年(1892年)中壬辰科进士,同年任户部江西司主事。甲午战败,痛心疾首的他向朝廷上书《请挽大局以维国运折》,呼吁改革图新。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唐文治为康有为发动的“公车上书”撰写了《呈都察院请代奏拒签辱国条约》,支持康有为的爱国行动。唐文治在升任商部左丞、左侍郎,主管农、工、商及交通、金融等事务时,为遏制官场贿赂之风,亲自制定《声明商部办事权限折》,规定商部官员“严禁纳贿贪污”,并阐明商政宗旨“以保护商民,开通商智,厚结商力,体恤商艰,培植商家元气,减轻担负,不苛扰、不干涉为主要”,首次明确商部官吏不得自营商业,以图私利。

鉴于日本有窥伺中国东北的野心,唐文治主张从速整顿东三省,确保东北的主权与安全,撰写了《请饬东三省速举要政折》,又制订商办铁路政策,鼓励在全国各地兴建商办铁路。然而,中国积贫积弱的状况、清廷的腐败、甲午战败及八国联军侵华等,让怀有强烈兴邦之志的唐文治深受震动,1907年9月,在担任邮传部上海高等实业学堂(上海交大前身)监督后,唐文治决定弃官从教。

“人生唯有廉节重,世界须凭骨气撑。”唐文治无论是做官还是办学,始终将道德修为放在第一位,强调“欲成第一等学问、事业、人才,必先砥砺第一等品行”。他主张“求实学,务实业”,在担任上海高等实业学堂校长时,提出以“诚、恒、耻、立志、礼、公、勤、俭”为学生修养德行的准则,还制订“勤、俭、敬、信”四字校训。在大礼堂悬挂“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横幅。他时常邀请著名人士来校宣传爱国主义思想,激励学生要为强国富民而奋发学习。

在交大的14年间,唐文治广揽名师、厚植基础,立志办中国“第一等大学”,奠定并夯实了上海交通大学优良的教学传统和学风,培养了大量优秀的科技人才。在创办无锡国学馆时,他强调:“吾国情势日益危殆,百姓困苦已极。此时为学,必当正人心、救民命。”希望通过传承中国文化来实现文化救国、教育救国。抗战期间,汪伪教育部接管上海交通大学后,派人“劝驾”唐文治出任伪交大董事长,并要挟他签字同意。唐文治从容作答:“行年七八十,此字可以不签矣!”其铁骨风节,落地有声。

唐文治是“求真尚实”精神品格的积极倡导者和实践者。他倡导“实心实力求实学,实心实力务实业”,并最终奠定了上海交通大学办学方向和学科基础。

纵观唐文治的一生,他是新事物的接受者,又是与时俱进的创新者。帝国主义对我国掠夺和宰割的惨痛事实,激发了他强烈的变革之心。弃官从教是他站在清末这个历史关口的一次重大人生选择。担任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后,他希望通过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来培养我国的实业人才,因此创建了近代高等工科教育体制,开创了我国高等教育的先例,为交大发展成为著名的理工科大学奠定了基础。

唐文治“德善为先、求真尚实”的家风在后代中得到了很好的传承。

他有四子一女,除次子和小女早殇外,庆诒、庆增、庆永三子均在学教路上成就卓著。长子唐庆诒从上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一直在交大任教,是著名的英语教育家。唐庆增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曾担任中国经济学社编辑主任。唐庆永是货币银行学家。唐文治的孙辈也大多从事科教事业,长孙唐孝宣是化工医药专家,小孙唐孝威是中国科学院院士。

作为著名核物理与实验物理学家、中国核试验物理测试技术的主要奠基人和开创者之一,唐孝威回忆起祖父时,曾动情地说:“祖父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很小的时候,他就给我讲解孟子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道理。”1998年9月,香港何梁何利基金评选委员会决定授予唐孝威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并为他发放奖金15万港币。唐孝威婉言谢绝了。他说:“我对一切奖励和奖金都看得很淡,只愿意老老实实为祖国多作贡献。”2013年,浙江大学将浙大的最高荣誉“竺可桢奖”颁发给唐孝威,感谢他为浙大理学学科和学校事业发展所作出的重要贡献。他将奖金全部捐给浙大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浙江大学求是理学助学金”,支持和帮助生活困难的大学生安心求学。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唐文治及其家族,为我们呈现了“品德为先重气节、求真尚实为进步、与时俱进图发展”的精神品质和良好家风,是当今我们精神家园中不可或缺的文明力量和美丽花朵。这些力量与美好从历史中踏歌而来,生生不息,滋养并引领着我们砥砺前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