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爱民厚生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7-12-11 10:00:53    

苏天爵(1294—1352年),元代真定(今河北正定)人。苏天爵由国子监学生公试名列第一而进入仕途。初任大都路蓟州判官,后调任功德使司照磨(官名)。泰定元年(1324年),改任翰林国史院典籍官,升任应奉翰林文字,升修撰,后历任监察御史、吏部尚书、江南行台监察御史等多种官职。苏天爵一生多次受命巡视各地审察监狱案件,非常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成为元代最著名的清官能吏之一。

至顺三年(1332年)春,苏天爵以南台监察御史身份奉命到湖北考察狱案。对于任何一个监察御史来讲,从事湖北狱政的监察都是件头疼的差事,这是因为湖北行省地处南方,少数民族杂居,他们生性犷悍,喜好斗争,引发的各种刑事案件多而且繁杂,所以“狱事为最烦”而不容易审查复核。

苏天爵来到湖北后,有不少囚徒向苏天爵喊冤,苏天爵问他们:“本省宪司一年两次到监狱来审理,你们为什么不喊冤呢?”囚徒们回答说:“以前那些来检查案情的宪司官,都只不过是做样子走过场而已。今天听说御史到了,我们要接受刑罚,所以不得不喊冤了。”苏天爵听了,不由得发出长长的叹息。面对复杂的疑案难案,苏天爵选择了从调查研究着手的工作路径。

而这个调查却是十分艰辛的。为了案件的审理进行实地考核验证,他冒着山间野地的瘴疠之气,不惧山水险阻,不畏毒虫野兽,足迹踏遍行省各地。所到之处,他询人民之疾苦,察政务之得失。白天跋涉山水之间,晚上回来又抓紧时间对各种案卷进行仔细核对、审查,他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不敢有一点松懈。

他对每一个案件都认真审核,虽然是盛夏酷暑,夜里还在灯下翻阅卷宗,不知疲倦。沅陵县有个叫文甲的人,没有儿子,抱养了外甥雷乙。后来生了两个儿子,就把雷乙赶出去了。一天,雷乙在他两个儿子出门卖茶时,从舟中取出斧头,把他两个儿子一起砍死,把斧头沉入水中,但是鲜血溅上他的衣襟,血迹仍在。案件被发现后,雷乙服罪,对罪行供认不讳。但部使者却把此案当作三年疑案——三年疑案不能判决的就要释放被告,于是雷乙被释放。苏天爵在复审中发现了疑点,他说:“这件案子不过两年半,不到三年。况且如果雷乙不杀人,怎么会有血污染衣服?又怎么知道斧头在水中?再说,他的居所离杀人处很近,怎么能说是疑案呢?”于是重审这个案件,惩罚了元凶。

同时,苏天爵不畏强权,大力打击地方豪强。沣县的齐氏、沅县的曹氏、骆氏和靖县的唐氏都是当地富豪大姓,常常要挟地方官吏,为害一方百姓。齐氏因为管理湖泊的官吏不让他霸占湖面,就找其他事由诬陷湖泊官;曹氏与骆氏有罪,按法律应当在墙上公布他们的罪恶,他们却把行省下达的有关文书藏起来,并毁灭罪迹;唐氏是平民身份却做了黄平府判官,上级官府追夺其官的命令已经下来,却拒不执行。苏天爵到来后,严厉执法,无所回避,官吏们才敢大胆检举这些土豪大姓的罪恶。

苏天爵在湖北巡视纠察的过程中,治绩卓然,声名远播,得到当地百姓的信任和爱戴。半年后,苏天爵被召还京,入朝为监察御史,临行时,湖北的百姓对他依依不舍,十分留恋。著名文人黄溍将苏天爵在湖北的事迹写成《苏御史治狱记》一文而被广为传阅,在社会上形成了巨大影响。著名文人刘基对苏天爵赞叹不已,慨然撰写《书苏伯修御史断狱记后》一文,呼吁“如人人如苏公,刑期于无,刑不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