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廉政文化 » 文萃 » 正文
善治未病者方谓“上医”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日期:2018-05-15 09:33:29    

  转隶之前,我是一名反贪侦查员,所办理的案子以大要案居多。最喜欢领导安排我去主审一个重要嫌疑人前那种披挂上阵的自豪感,很享受鏖战之后突破犯罪嫌疑人的那种喜悦之情。

  转隶到纪检监察岗位、从事执纪监督工作,接手的第一件工作是调查一起违规公款吃喝问题。实事求是讲,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没有太多“自豪感”的。我无法形容自己依照有关要求写“谈话提纲”和“安全预案”时的那种心情,谈个“吃饭的小事”还需要这样复杂?

  实践给我略显浮躁的心注入了清醒剂。开始谈话,三个级别不低的领导干部,一个个讲得行云流水,什么就是吃个“工作餐”啦,什么“开会研究过”啦、什么“做了会议方案并报领导批准了的”啦、什么“时间久了记不清是谁决定的了”……一轮下来,自己有些晕。我脑子里只有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的概念,过去所擅长的那套“造势”、“释放信息”、“释法明理”之类的法宝全用不上了。而且他们态度“非常好”,问什么答什么,只是偶尔来一句“哎呀,时间久了,记得不是太准确了”,让我感觉有力无处使。

  在领导和同事们的指导帮助下,我努力在实战中适应新岗位、进入新角色。谈话对象和我“打太极”,那我也就“娓娓道来”。我和他们讲我在参与办理某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W某案时了解的故事:W某从商人L某那里要来了一套别墅,打算给母亲住,母亲对他讲“那是别人的房子,不能住”;可他没有听老母亲的话,还是收了这套房子,所以他落马了。讲我在参与办理F某案时了解的故事:某建筑集团分公司老总F某在接受调查中对我坦言“要是能早一点认识你就好了,组织上要是能早一点提醒我、批评我就好了”。结合这些故事,我推心置腹地和他们讲,如果W某听进去了母亲的话,如果平常有人给F某提提醒,能有人“扯扯袖子”,能遇上货真价实的监督,就不会锒铛入狱。我和他们讲不要认为组织上因为你们一次违规公款吃喝找你谈是小题大做,这是组织对你的爱护和保护。慢慢地,他们听进去了,努力地回忆起来,把违规公款吃喝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并纷纷表示愿意汲取教训、接受组织处理。

  这次谈话不仅对谈话对象有触动,对我也有很大触动。我开始重新思考自己所从事的监督工作。过去在侦查岗位上做的是“把嫌疑人送进监狱” 的工作,是“动刀子”、“治已病”,但反腐败不是一味地惩治,须知“韭菜割了还会长”;现在做监督工作,治的是“欲起之病”,能够遏制“病情”的恶化,是对同志的挽救,防止他们滑向犯大错误甚至违法犯罪的境地,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对自己来说,决不是什么“大材小用”,而是组织对自己委以重任!

  古语云,“上医善治未病”。做好监督工作很不容易,如何发现问题,如何辨证施治,如何把工作做到监督对象心里,如何保证监督的质量,等等等等,对自己而言都是全新的功课,唯有认真对待、深入学习、扎实实践,不断提高自己,才有可能胜任。(湖南省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干部 黄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