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廉政文化 » 文萃 » 正文
如此“内耗”为哪般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8-11-02 08:51:43    

    看似是工作上的“老搭档”,实际却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江苏省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杨庆松和原党委书记何青云在工作中不仅带头违纪,更在单位内部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把原本治病救人的百年老院弄得乌烟瘴气、混乱不堪——

  “我是院长,我们医院的人都得听我的!”

  “我是党委书记,必须我说了算!”

  说这两句话的分别是江苏省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杨庆松和原党委书记何青云。

  2017年6月,杨庆松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连云港市纪委立案审查,后被开除党籍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目前已被依法提起公诉。就在杨庆松被查同期,何青云也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违反工作纪律,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免职。

  杨庆松、何青云二人,看似是工作上的“老搭档”,实际中却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两人不仅带头违纪,更在单位内部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把原本治病救人的医院弄得乌烟瘴气、混乱不堪,严重破坏了单位政治生态。随着二人相继被查,一出“各立门户”的闹剧戛然而止。

  座次排名演变“派系”斗争

  2017年年初,连云港市委巡察组对该市卫计委开展巡察,发现反映该市第二人民医院问题的信访举报较多。2017年5月,市委巡察组杀出“回马枪”,进驻该院开展为期半个月的机动式巡察。

  “院长、书记长期不和,自成两派,各有各的小圈子。”据知情人介绍,杨庆松、何青云积怨甚深,而最早的起源竟是一个会议的座次排列。当年,杨庆松担任院长不久,上级领导到医院调研,在会议座次安排上,杨庆松认为自己是行政一把手,应排前面;何青云则认为自己是党委书记,更该居于首位,两人发生争执,就此结下了“梁子”。

  这次之后,两人经常在会议上争座次、文件上争排名。为了打压对方,杨庆松、何青云各自在院内拉山头,想方设法将班子成员、中层骨干拉入己方一派。杨庆松甚至以“院长办公会”名义取代“院党委会”,导致本该党委研究决策的“三重一大”事项,直接由“院长办公会”拍板,参会人员大多是杨庆松认可的“自己人”。

  为扩充势力,杨庆松以方便工作为名,申请将“老部下”——时任市第一人民医院医务处长的刘晓峰调至二院任副院长,并分管办公室、设备采购等重要部门,惹来诸多非议。刘晓峰来后,无论从工作分工还是经费使用上,都成为班子中制衡何青云的重要力量。有一次,市卫计委党委下发中心组学习计划至二院,刘晓峰故意绕过何青云,将文件呈杨庆松签批落实,何青云得知后恼怒万分,要来文件在签批单上提笔大骂。此事闹到全院尽人皆知。

  面对杨庆松一派的“欺压”,何青云一派积极予以“反击”。2016年9月,该院研究中层干部竞聘事宜,何青云多次否决杨庆松方案,两人进而当众指责对方,差点动起手来。不仅如此,巡察组进驻后,何青云等人更指使多名干部职工故意捏造事实,轮番到巡察组举报杨庆松,目的就是扳倒杨庆松让自己“掌权”。

  此外,巡察组在查阅资料时也发现,无论是会议决策、还是民主测评,两人意见的支持率总是6:3,9名中层干部中支持杨庆松的有6人,主要以医院业务科室为主;支持何青云的有3人,均是其分管条线人员,“两派”之间你争我夺,内耗严重。

  争夺权力实则利益作祟

  早在2017年3月,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工会主席、总会计师、财务处处长范国华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同年6月,杨庆松落马;8月,原副院长刘晓峰被立案审查。而此前,原副院长姜德清、原院医学检验科主任周彦均因受贿犯罪被判刑。随着一窝“硕鼠”接连被查,权力斗争背后的秘密被揭开。

  “二院内部的斗争,看似是对领导权的争夺,但实质却是利益在作祟。谁有主导权,谁就能获得更多利益。”参与查办杨庆松案件的办案人员这样总结。

  作为权力斗争中占据优势的一方,杨庆松“一派”长期把控着药品、耗材、设备采购和基建工程的“话语权”,这些事项的决策,几乎不上会研究,即使上会研究也是走走形式。而这样不受约束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问题发生。经查,2012年以来,杨庆松等人先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药品、耗材、设备供应商以及金融机构人员赠送的“好处”百万余元。

  而杨庆松“吃肉”,其他人跟着“喝汤”。2013年,某医疗公司经理邹某希望本公司代理的医疗设备能够投放二院,分别向杨庆松、刘晓峰行贿15万元、10万元。作为回报,该设备顺利进入该院,购入价及后期维护费用竟高达9000余万元,而此前当地另一家医院购入同款设备,购入价仅为6000余万元,中间差价给医院带来了巨额损失。

  同时,作为一派“领头人”,杨庆松不仅收受外人“馈赠”,对“自己人”也来者不拒。2013年至2016年,杨庆松先后9次接受范国华赠送价值4.4万元的购物卡,4次收受某中层干部共计4万元帮助其进行职务调整及其他请托事项,2次收受某科主任价值4000元购物卡……

  “这些年他们跟着我也得了不少好处,不接受反而感到疏远了。”杨庆松坦言,他把接受下属馈赠,更多当作是联络感情的方式,收了谁的“礼”,谁就是“自己人”。

  铲除“毒瘤”换来清风徐徐

  不仅存在受贿问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等违纪问题在该院内部也颇为严重。

  对关键利益争夺的失败,让何青云心灰意冷。虽然在职称评定、干部提拔等方面仍有话语权,但他对主抓的工作丝毫提不起兴趣。在担任党委书记期间,医院内部党的建设严重缺失,院党委长期不召开党委会,几乎没有党内生活;全院480名党员有中高级职称的仅46名,占党员总数的9%;干部带病提拔,普外科主任姜德清提拔副院长不到半年就落马,另外多名科室主任的任命也备受质疑。

  工作不尽责的同时,何青云开始在办公待遇上找平衡。为了配上自己党委书记的头衔,他长期违规占用排气量2.0升的高档轿车代步,且从2013年至2017年每月均领取上下班交通补贴。此外,他还独占两处办公用房,面积合计达57.58平方米,超出标准39.58平方米。

  而杨庆松为了在“派头”上超过何青云,违规使用排气量2.8升的高档轿车,并占用办公用房面积合计达94.88平方米,超出标准76.88平方米。其他党政班子成员也有样学样,办公用房面积平均达36.5平方米,超出标准24.5平方米。

  上梁不正,下梁必歪。杨庆松、何青云管理期间,该院干事创业的人越来越少,投机钻营的人越来越多,风气恶化导致人才大量流失,医务人员辞职、调出达176人,其中副高以上职称31人。

  “必须彻底解决二院的问题,还患者一个干净的就医环境。”对此,该市纪委态度鲜明。在查处案件同时,进行了严肃问责,责成市卫计委党委向市委,市卫计委纪检组向市纪委分别作出书面检查;市纪委向市卫计委党委下发监督意见书;对市卫计委原党委书记、纪检组长、分管领导等相关责任人进行诫勉谈话或提醒谈话。

  随着杨庆松、何青云“派系”的消失和相关问题被追究问责,二院这所建于1908年的百年老院逐渐恢复了往日生机。一年多来,该院全面加强党的建设,出台多项规章制度,议事决策坚决贯彻民主集中制,党政班子团结,党员干部职工人心思进。全院建成7个市级救治中心,新增市级重点专科11个,建成全省首家依托三甲实体医院运行的互联网医院。先后引进博士3名、硕士近30名;新增省“六大人才高峰”1名、“333工程”培养对象6人。就在不久前,2018全国美刀论坛由该院成功承办,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执行院长董家鸿等300多位国内顶级专家齐聚于此……

  “前几年二院风气不好、管理很乱,我们宁愿多跑点路去别的医院看病,也不去二院。”一位住在二院附近的老人说,“现在听说变好了不少,这次检查我专门选了二院,不仅取消了不必要的检查项目,费用少了,服务还周到热情,我很满意。”

  ◎新《条例》红线

  第六章 第四十九条 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等非组织活动,或者通过搞利益交换、为自己营造声势等活动捞取政治资本的,给予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导致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政治生态恶化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莲轩 龙淑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