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文化 >正文

选茶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9-01-25 09:27:14    

高岭乡党委宣传委员唐杰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为啥?当地盛产“高岭云雾茶”,乡里决定举办一次茶宴活动。筹备重任,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宣传委员唐杰的身上。

那天,唐杰正在现场布置,乡党委的梁书记带着他的战友郎光祥也来到了现场,梁书记看了正在布置的背景,显得非常满意。临出门时,梁书记突然问:“唐委员,这次茶宴用的茶叶选好了吗?你可要把好关,一定要选全乡最好的,千万不能马虎。”唐杰一听,当即告诉梁书记:“已经在选了,你放心好了!”梁书记点点头:“好,听说你对茶叶也有点研究,有你把关我就放心了。”说完,转头又对他那战友郎光祥说:“光祥,你不也是乡里的制茶大户吗?你的茶叶也可以拿来让唐委员选一下,万一选中了,可是件大好事呀!”

郎光祥一听可开心了:“好,如果我的茶叶被选中了,这次茶宴所需的用茶,我赞助了!”

等梁书记和郎光祥一走,唐杰犯难了,心想:梁书记亲自带着郎光祥来找自己,并让郎光祥也拿茶叶来参与选茶,这言外之意,傻子都懂的。可这是代表全乡茶叶质量最高级别的大型茶宴呀,如果贸然用了郎光祥的茶叶,万一品质不行,这事可咋办呀?

梁书记没有说错,这唐杰对茶叶的研究在高岭乡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全乡加工茶叶的几十户人家,谁家的茶叶好坏他都熟知于胸。郎光祥的茶叶虽然也不算差,但由于他那茶叶很多环节是采用机器制作的,远不如里山村姚三伯的手工制茶。就在前天,他还和姚三伯通了电话,说要去他家里拍一些现场加工茶叶的照片,用来制作PPT,打算在茶宴上作为宣传使用。姚三伯听了非常高兴,他告诉唐杰,什么叫PPT他不懂,但一定全力配合。这事还没来得及向领导汇报,现在梁书记突然来插一脚,咋办呢?

刚回到办公室,姚三伯竟然拎了两盒茶叶和一沓照片来找他了,说自己今天要出门,怕唐杰扑空,特地拿了照片给他做PPT,茶叶做样品。

唐杰一听连忙推辞说:“姚三伯,这茶叶你还是拿回去,我们当样品的茶叶也是需要按照规定进行采购的。再说,PPT要不要做,这事也还没定下,照片也不急!”

姚三伯将茶叶往桌上一放,喉咙响起来了:“唐委员,这茶叶我既然拿来了,就根本没想过拿回去,你要是不让放,就丢到垃圾桶里去。”

见姚三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唐杰也无言以对了,想了想,他摸出自己的皮夹子,掏出2000元钱:“姚三伯,那这样吧,这茶叶钱我先给你,发票你下次带来给我行么?”

见唐杰递过钱来,姚三伯生气了,他气呼呼地说:“什么?你给我钱?你这是打我脸呀!乡里搞茶宴,这是为我们茶农办好事,这道理我都懂,所以我拿点茶叶出来做样品。你要是再跟我提钱,我就跟你翻脸!”说着,姚三伯转了个身,也不理唐杰自己走了。

唐杰苦笑着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郎光祥也拎着两盒茶叶上门来了,说是刚才听了梁书记的话,急忙回家拿的,来给唐杰做样品。他和姚三伯一样,也是放下茶叶就走。

等郎光祥一走,又来了几个茶叶加工户,都拎着茶叶,说是拿来当样品的。

望着这七七八八的茶叶,唐杰心一横,干脆拿起电话挨个给其他没拿茶叶的加工户打电话,让他们每户拿两盒茶叶来当样品,半天时间,唐杰办公室茶满为患。

第二天一上班,梁书记就打电话来问:“唐委员呀!昨天晚上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到处给人打电话要茶叶,咋回事呀?”

唐杰苦笑着回答:“梁书记,不是要举办茶宴吗?茶宴现场,要有茶叶展示,所以,我向各茶叶加工户要了些茶叶拿来当样品。你放心,这些茶叶我都编了号,等茶宴结束,全部奉还。”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梁书记在电话中又说,“这就好,千万别为了几粒茶叶犯错误呀。”

到了茶宴开幕的那天,会场的入口处,放着一排陈列柜,里面放着前几天加工户送来的样品。郎光祥更是满面春风,凡是有人走过他的样品前,都会介绍这是自己的产品,并表示今天茶宴上用的茶,也是他出品的。

郎光祥趁没人注意,偷偷将自己柜台前的小碟子和姚三伯的小碟子换了个位置,然后放心大胆地看表演去了。

会场上响起了悠扬的古筝声,一曲终结,美女们起身将茶一一端到了专家们的面前,请他们品尝。一名满头银发的专家接过茶杯后,先是仔细看了下汤色,然后细细地品了一口,不由连连点头称赞。

品茶刚完成,那满头银发的专家就离开座位,到了外面的陈列柜前,仔细地一一看了起来,不一会,他在郎光祥的样品前站了下来,连连点头。

这专家名叫蔡忠实,是农大教授,专门研究茶叶,被行内人称为当代茶圣,也是这次茶宴所邀请来的重量级人物。他一离座,自然引起了梁书记的注意,当即也起身跟了过去。

蔡教授看到梁书记跟了过来,显得有些激动,指着郎光祥的茶叶样品说:“梁书记,这茶叶不错。你马上派个人,我要去这茶叶的加工场地看看。”

唐杰一听,说郎光祥也在会场呀,我打电话让他和我们一起去。郎光祥接到电话可开心了,喜滋滋地开着车前面带路,前往自己的茶叶加工厂。

梁书记和蔡教授坐的是唐杰的车,一上车就和蔡教授聊得热火朝天。没一会到了。

梁书记下车一看,傻了!这根本不是郎光祥的加工厂,而是里山村姚三伯的加工厂。

姚三伯正忙着亲手加工茶叶,虽然看到乡领导来了,也腾不出空来,只是仰起头打了个招呼,蔡教授却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拿着相机拍个不停……

梁书记不解地小声问带路的郎光祥:“你怎么把蔡教授带到里山村来了?”

郎光祥苦笑着望着梁书记:“实说吧,他看中的茶叶是姚三伯的,我不带到这里来还能带到那里去呀!”

啊,梁书记吃了一惊。

郎光祥无奈地告诉梁书记,他制茶是跟姚三伯学的,是姚三伯的徒弟。但姚三伯是纯手工炒制茶叶,而他为了追求产量利用了半机械化炒制,所以在茶叶的质量上有一定的偏差。刚才他鬼迷心窍,偷偷将陈列柜前的小碟子与姚三伯的换了下。可这蔡教授是个细心的人,他在陈列柜前参观时,拿了几粒茶叶在手心。看着蔡教授手心中的茶叶,他知道闯祸了,蔡教授如果到了自己的加工厂,只要拿手中的茶叶一比,就会知道自己是个冒牌货。他不想让这次的茶宴活动砸在自己手里,这才心一横,带着大家来到姚三伯的家中……

原来如此,梁书记像不认识似地重新打量着身边的这个战友……

这时,蔡教授激动地走了过来,告诉梁书记:“梁书记呀,这一家的炒茶工艺和国内其他地方的茶叶炒制工艺有着明显的不同,完全有着自己的特色。我看呀,你们可以申报一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茶叶炒制技艺项目……”

“是吗?谢谢您,蔡教授!”梁书记紧紧地握住了蔡教授的手。

送走了蔡教授,唐杰来到了梁书记的办公室,对梁书记说:“梁书记,你,你处分我吧!”

“处分你?为什么?”梁书记有些奇怪。

唐杰低着头说:“其实,郎光祥拿来的茶叶,我根本没用,用的是姚三伯的茶叶。”

梁书记不解地瞧着唐杰,说:“谁的茶叶好就该用谁的茶叶呀,这没错呀……”

唐杰打量着梁书记,叹了一口气:“唉,看来是我错了,我误解你了……”

梁书记一头雾水,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杰红着脸说:“那天,你带着郎光祥来会场,我以为你要我用你战友郎光祥的茶叶。可我权衡再三,还是坚持用了姚三伯的……”

原来如此,梁书记长长地吸了口气:“唐委员,为什么我们老是喜欢去猜测领导的意图呢?我是不懂茶叶的,听说乡干部中你对茶叶最有研究,所以就让你把关。那天我带郎光祥过来,无非是想让所有的茶叶加工户都参与到这次活动中来,并不是来开后门的呀!”

唐杰在一旁连连点头:“嗯,是我误会了……”(陈宏)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