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文化 >正文

醉面汤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9-10-25 09:14:13    

压倒骆局的不是最后那根稻草,是一碗面汤。

前天马老板发微信说聚聚,这已经是老马一周来的第四次邀请了,前三次都被骆局婉拒了:也不看看现在啥形势,为一顿饭惹祸上身的还少吗!

马老板当然对骆局的心思明明白白。

“不吃海鲜,不进星级饭店,我知道你生就爱吃面,咱就来碗炸酱面。我想,你——骆局,大官儿,这点面子你能给吧!”

话说到这份上,骆局也不好再找托辞了。再之,从老马电话声里,骆局隐隐感到一丝丝不悦。唉,和为贵,万一撕破脸,这老马还不专挑马蜂窝捅。

骆局心思重重地来到这家面馆。

“就吃面!”

对!老马说听你骆局的。俩人坐定,一会儿服务员端来了两个盘子,盘子上一排小碟分别放着黄瓜丝、黄豆芽、姜丝、葱花,另有一小碗浮动着明晃晃的炸酱。爱面如命的骆局,却没有往常一手捧碗、一手拿起筷子,美美吸溜一番的冲动。

“服务员——”

老马叫住服务员,眼盯着骆局说:“面太腻,来碗面汤可以吧?”

骆局点点头,说好好,原汤化原食,来碗面汤。

面汤上来,老马端起碗来:“骆局,感谢你这么多年的扶持帮助。今天就以面汤代酒,敬你一杯!”

骆局犹豫地端起碗,“嘣——”,两只大碗沉闷地撞在一起,这声音像是两个男人头碰头!

老马呷了一口,嘴吧唧着如品烈酒。

老马:“没有骆局就没有我马南山的今天。”

骆局:“哪里?是你本事大。”

老马摇着头:“我呀,有啥本事,真真一个老虎头上拍苍蝇,胆肥而已。”

骆局一听,老马今天这话里有话呀!什么老虎、苍蝇的,这字眼如针芒直刺骆局的眼里心里。

“马老板,炸酱面咱吃完了,要不改天再聚!”

老马摇着头,端起面汤:“酒还没喝完咋能走!”

骆局无奈陪着老马又喝了一大口。

“上次说的那个项目,你得给咱弄下来!”老马这话一出口,骆局知道今天这炸酱面到底是啥味道了。

“马老板,我已经说过,现在不比以前,这项目我、我一个人拿不了啦!”

老马笑了,说:“你是局长,大官儿,飞流三千、夸父追日,这事你敢拿,一定能拿下!”

骆局生气了,“你——”。

老马笑了,举着碗说:“我喝醉了。我可没少孝敬你局长呀!”是的,这面汤把老马的脸染红了紫了。骆局冲着窗户上的玻璃把脸伸过去:苍白,像是戏文里涂抹了白粉底的人,只有两眼胀红。骆局用这双通红的眼睛瞪着老马:“你这是干什么。”说着,他推开盛面汤的碗,起身要走。

老马起身,东倒西歪地搂住骆局,从桌子上端起碗。喝,喝,这碗酒干了,才能放你走!

骆局一甩胳膊离开了桌子。

老马说:“你真要走,别后悔!”

你,你想怎么样?骆局强忍住火,他知道这火在马老板这儿是虚火。老马已醉眼迷离:“你知道,平常我嘴巴算得上严,但我这人就一大嗜好——贪杯!见酒就迷糊,一迷糊这嘴就不是自己的了!万一哪天不小心把孝敬银两的事秃噜出来,你——唉,还有扶你上马的老岳丈……”

离开面馆,骆局忽醉忽醒,飘飘荡荡、跌跌撞撞,想哭挤不出一滴泪,想笑喉咙像是堵着一团麻。到家门口,他掏出钥匙插入锁芯,却没拧动。一阵凉风吹来,他打了个冷颤,像酒醒一般!不能这么坐等老马去举报,骆局决定自救!他拔出钥匙,转身走向单位,走进纪检组办公室,将自己与马老板的事东一句西一句坦白。

当办案人员找到马老板时,他一脸蒙圈……(姚晓刚)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