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文化 >正文

买鱼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9-11-29 09:27:35    

临近春节,洞庭湖区的渔场就要干塘起鱼。

树根大哥有十口大鱼塘,用抽水机把塘里的水弄干,就把那些胖乎乎的鱼抓上岸,再搞销售。

在水还有半米深的时候,乡政府有人打来手机,说自己姓沈,是副书记,要买三百斤草鱼,或者青鱼鲤鱼,最好每条五斤以上。树根谨慎地回答:要鱼的人不少,得排队,只怕一下子没有这么多给你。沈书记就说:要得急。我马上过来,亲自坐镇。

听到领导光临的消息,树根嫂高兴得连忙做晚饭,搞的鱼席。有几个小买主和贩子在鱼塘边等,边抽烟边聊天。她上前笑嘻嘻地打招呼:你们伴乡领导的洪福,晚上也喝几杯小酒。大家听不得这个“伴”字,就说我们分摊伙食费,请乡领导“伴”我们的福是了。

一个钟头后,沈书记开着私家车来了,后面跟着他租的一台商务车。

沈书记一下车,急切地来到塘边,只见抽水机熄火了,立马询问:怎么搞的?树根非常丧气的样子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不,有人在修呀。书记焦急地说:明天就是除夕了,这鱼我有急用哩。树根说:等两个小时吧,今晚应该会干塘的。他朝修机子的人递一个眼色,那边马上回答:我会尽快弄好的。

无奈何,沈书记只好到树根平日守鱼的棚子里等待。

树根嫂悄悄拉过丈夫,有些气愤:机子明明是好的,你怎么说它坏了?树根说:我不想把鱼卖给他。树根嫂不解:谁要不是要?树根说:他开口要三百斤,只怕是去行贿。树根嫂说:倒也是。树根说:拖时间吧,走一步看一步。对了,吃晚饭时,你想法子把他灌醉,我就好说话了。树根嫂会意,笑着点头。

天渐渐地暗下来,湖区的北风也大了,吹得路边的树木呼呼直叫,人们冷了许多。树根对沈书记说:吃饭了,喝一杯酒,会暖和一些的。大家毫不谦让地围到桌子边。树根怕沈书记不愿就座,谁知沈书记倒是爽快:没事,没事。

谁也没有料到,树根嫂的酒量大得吓人,用海碗敬酒。沈书记酒量本来不行,加之平时上班不敢端杯,现在就不敢应承。后来一想起今天放假了,跟村民在一起,觉得不能摆架子,就端起了杯子,勉强喝了几口。其他人一番豪爽的碰杯,都大声说话,没有任何遮挡。树根巧妙地几句点拨,大家就轮番讲一些干部受礼的笑话。这个说,县里机关大院某位领导把别人送的熏鱼晒在楼上的阳台上,不料两条一米来长的掉到地上。可怪,八层楼上下没有一家认领,结果被门卫提去享用了。那个说,某位领导家的阳台改建成了水池,专门养着下级送来的甲鱼。谁知阳台漏水,引起下层人家投诉。那位领导只得在大会上声明,今后谁送甲鱼我就把它丢到马路上去……大家心里知道沈书记的来头,脸上却装着不明就里的模样,说话毫无顾忌。沈书记听着,只能笑笑。

树根问:您有蛮多的亲戚朋友在县里呀?沈书记文不对题地回答:你养的鱼绿色环保,信得过哩。树根说:他们想吃,可以自己买啰。沈书记说:或许他们并不想要,但我必须送啊。树根说:要是我,就说今年没有鱼卖。事情不就过去了?沈书记说:不送鱼,我心里过不去。树根故意挖苦:你蛮孝敬啊。沈书记说:孝敬?你说对了,是孝敬。树根说:其实,你不送这劳什子礼,人还活得痛快一些。沈书记说:不送不行哩。

正说着,一个帮工跑了过来,急匆匆地说围网烂了,修好要两个小时。树根问:要这么久?那人回答:是树根嫂讲的。沈书记一惊,连忙跑到鱼塘边。果然有人在电灯下装模作样地修补渔网。他喃喃自语:只怕今天真的买不到鱼了。树根问:怎么办?沈书记手一挥,走向商务车:我回乡政府去。树根问:不送礼了?沈书记说:我不搞酒驾,我的车留在这里。明天一早再来开!

树根嫂赶紧提出两条大鱼,丢到车上,说:沈书记,我这不存在行贿的事,因为我们没有事情要你开后门。你尝尝鲜,也正说明你的工作抓得好,我们的鱼才有这么肥壮哩。

沈书记走后,大家就开始捞鱼。其实,抽水机没有坏、渔网也没有烂,是树根夫妇不愿把鱼卖给沈书记,故意搞出拖延时间的办法。树根边掌秤,边给大家道歉,还叮嘱着不要把今天的事到处宣传。

大家正在嘻嘻哈哈时,树根嫂举着两百块钱和一张纸条跑了过来,大声说:树根你弄错了,错了。人家沈书记,留下了两百块钱,说是我送的两条鱼和他吃晚餐的费用。他明天也是自己掏腰包买鱼,去慰问敬老院的老人们,办团年饭。他说乡政府有个退休老干部在那个敬老院住了十多年,半个月前才去世的,享年八十八哩。他心想好好感谢那个敬老院,孝敬老人们。

树根这才恍然大悟,看着远处隐隐约约的闪烁车灯,忍不住大喊:沈书记,现在鱼塘已经干了。你明天一早来吧,我给你留三百斤鱼!

(舒放)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