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文化 >正文

方向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9-12-06 09:13:10    

没想到会塞车。

司机无奈地按按喇叭,开门下车,扔掉半截烟屁股,一脚踏住,就势一碾,那烟头便皮开肉绽了,在锃亮的皮鞋边愈发黯然失色。

伸长脖颈望望前面,司机的眉头锁得更紧。真倒霉!司机上了车,重重地关上车门。

抽根烟。我递一支“中华”给司机,正要替他点火,司机却按了一个什么机关,弹出一个瓶塞样的东西,用红红的一头,点着了香烟。

司机掉头吩咐说:烟灰别乱弹,有烟灰盒!

哦,我晓得。我搜索了半天,估计车帮上那玩意儿就是,很响地打开,抽两口,伸过去,磕掉烟灰,又接着抽。

老同志,您贵姓?司机侧身问我。

免贵姓马。

那蔡市长跟您马老是什么关系?

我知道他指的是送我上车的那位蔡市长,就随便地吐出一个词:朋友。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关系近吗?司机连珠炮似地追问。

还可以吧。我只好含糊其词。

怎么说呢?为了侄子工作的事,我觍着一张老脸,破例找了我过去的学生、如今的蔡市长,请蔡市长给通融一下。秘书小王说,这事儿要在过去或者其他县市就是小菜一碟,甭说找市长了,就他秘书也能搞定,可搁蔡市长这儿就难办了。蔡市长挺热情,留我吃了饭,谈到我侄子工作的事,蔡市长表示爱莫能助,说是逢进必考,没有特权。我也是老糊涂了,我这个学生为官清正廉洁,我早有所闻,坊间传说他小姨子想办病退,他都一口回绝了。今儿个竟架不住家人的怂恿,跑学生这儿现丑……唉!平时最恨走后门等“潜规则”了,常常写文章抨击腐败现象、期盼海晏河清。事情虽然没有办成,我心里还是暖和和的,蔡市长对教育和文艺事业有独到见解,也让我很宽慰。临别时,他坚持送我出来。想到这儿,我又补充说:蔡市长人不错的。

司机眼睛一亮,掏出一支“555”烟递给我。

不,外烟呛人,抽不惯!我摇摇手。

啊呀,抽两支就习惯了。什么事不都是这样。司机点着烟,对我说:有一件事,我想请您找蔡市长帮忙。

哎,千万不要找我。我连连摇头,我够不着市长。

怎么呢?司机不解地问。

行不通的。我说。

火到猪头烂,花点票子嘛!

不可能。直觉告诉我,蔡市长不是那种人。我重复道:不可能的!

咳!可能不可能哪有什么壕沟?关键是要舍得花钱铺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懂吗?哪怕真有壕沟,也可以用钱铺成桥的。司机倒是“诲人不倦”。

我似懂非懂,模棱两可地点头,又摇头,说,你说的也是,没有不沾腥的猫。

不过蔡市长确实有点“那个”。司机仿佛泄了气,说,上次我的一个朋友送了他老婆一条金项链,人前脚到家,项链后脚就给退回来了。

我觉得新鲜,送礼这事一般人是不会对外人说,这司机也真特别。反正闲着也没事,我抽着烟专注地听,小学生一般。

司机吐了一串很漂亮的烟圈,继续说道:我和朋友一合计,可能是嫌少了,一狠心递去了几条香烟。

一条香烟值几文呀?账我是会算的,就疑惑地问,不是更少了吗?拿得出手吗?

你也真土老帽,司机很不屑,你以为当真是一条烟吗?那可是用百元大钞卷的!

哦!我惊讶了。公关到了这份上,还真算个人物呢!

可恨的是,鱼没吃到,反倒惹了一身腥。这不,没辙了。司机往后捋捋头发,贴近我耳朵说,您老人家要是肯帮忙,好处绝对不会少了您的。

我两手一摊,我也没法子哟。这当儿,后面车子的喇叭嘹亮地响了。司机发动车子,尾随前面的车辆汇入车流中。

我头靠座椅,轻轻地说,方向错了。

司机侧过身,一脸迷惑地望了望我:不错,这条道我走熟了,闭着眼也能开。

错了。方向错了。不知为什么,我呓语般又嘀咕了一遍。

这回司机仿佛领悟了,苦笑着说:您这老先生,真会开玩笑!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