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文化 >正文

婚房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9-12-20 09:18:39    

又是腊月初八,老李翻出了妻子的遗像,用红布擦了又擦。这个动作,老李重复了十八年。照片里的女人,还是那样明艳动人。老李抬起头,却在镜子里瞥见自己两鬓的白发,和后退的发际线。

妻子去世那年,儿子小锋才十岁。这么多年来,老李既当爹又当妈把儿子拉扯成人。那个抱着妈妈相片哭得满脸眼泪鼻涕的孩子,已经长成了棱角分明的帅小伙。更让老李开心的是,小锋已经谈了女朋友。女孩子来过家里几次,样貌谈吐样样都好。老李合计着,小锋年纪不小了,该给两个年轻人操办婚事了。出于礼节和尊重,老李把姑娘的爸妈请到家里吃饭,合计婚事。姑娘的妈妈彩礼啥的没提,只说孩子们最好单独住。姑娘爸附和着,房子最好一步到位,孙子的学区也不能马虎。当然,亲家你是学校领导,做事比我们小家小户大气,索性全款买房,一步到位。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老李点头倒酒夹菜,说这事你们不说我也得考虑。

那顿饭后,老李有了心事。他住的城市,房价已经飙到两万多,一套房子二百多万那是最少的,如果在热门学区,四百万都不一定拿得下。老李苦笑两声。

在大学里,他是管基建的副校长,见过了太多富得流油的开发商,开着豪车在校园里横冲直撞。到了他的办公室,点头哈腰,说些“多多关照”之类的话,临走会留下一个信封,用手拍一拍摁一摁,一切都在不言中。每到此刻,老李都感觉受了羞辱,我看着就像收钱办事的人吗?往后的场景,基本大同小异,老李追出门外送走“烫手的东西”。老李在别人眼里成了异类。

老李何尝不知钱的妙处,又何尝不知手上权力的魅力。只不过,知识分子的慎独和清高让他和工程老板们始终保持距离。大道理,老李心里跟明镜似的。可妻子最后的心愿让他寝食难安,好好把儿子带大,用双倍的爱给他创造好的未来。现在儿子结婚要一套婚房,小两口都是“月光族”,自己这些年存款也没几个。怎么办?

老李想到了学校食堂的承包项目,这块七八家饭店老板盯着的“肥肉”。往他这边跑得最勤、脸儿混得最熟的是老张,白净圆脸,小眼睛透着精明。老李的电话打来,老张差点没蹦起来。李校长平日里对他冷言冷语,给好处就轰出门去,看来这次是想通了。

看着老张点头哈腰进门,老李强按住发飘的语气,说承包食堂的事情学校领导讨论过了,我个人觉得你们的资质不错,报价也合理。但是招投标方面,你们还得按照程序走,我不好多说话。话说到这份上,老张自然明白,李校长这是既想表功又想撇清关系,当下拍着胸脯表示,感谢李校美言,我们是正经生意人,招投标的材料保证不出岔子。

简短对话后,空气突然有些凝滞和尴尬。老张知道他该走了,顺手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挪到老李前面。没等老李张口,老张说了掏心窝子的话,李校不是爱财的人,但孩子结婚是大事,我也是父亲,咱们外面苦累不就是为了下一代过上好日子嘛?

老李突然觉得老张太可怕,连家事都瞒不过。但那些话,句句说到了老李心坎上。老张看老李若有所思,知趣掩门离开。五分钟后,老李收到老张发来的短信:卡上有一百五十万,密码六个八,给李校道喜。

不知为何,看到这条短信,老李一阵心惊肉跳。拖着疲软的腿回到家,老李又去找妻子“商量”。大事儿两人合计,结婚就定下的规矩,雷打不动。

翻着妻子生前的照片,一张合影抖落在老李脚边:照片上,妻子拿着“廉政贤内助”的证书,笑呵呵站在一群女人中间。照片背面用钢笔写着一行字:老公清清白白当官,老婆心情愉快生活。看照片右下角时间,老李记起来了,那年他刚被提拔为教务处副主任,是全校最年轻的中层副职。

妻子静静看着他,也在等他的决定。老李脸热心跳不敢对视,攥紧那张银行卡,夺门而出……

三个月后,小锋结婚,小两口租了两居室;大学食堂里换了承包人,不是老张。

又是一年腊八,老李翻出妻子的照片。他说,老婆,小锋成家了,媳妇很贤惠,和你当年一样。(葛明亮)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