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文化 >正文

普通病房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20-05-15 09:28:53    

陈博在卫生局当副局长,这天接到老母亲的电话,说眼睛不舒服有好些天了,想到医院看看。

医院眼科门口排了许多病人。年轻医生并不认识陈博,径直让他先去挂号。

陈博也不多言,从腰间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片刻之后,一个中年男人气喘吁吁地赶来,一见面就笑着说道:“是陈局长啊,您怎么来了?”

陈博有些不满,说:“曾院长,我今天是带母亲过来看眼科,可你们的医生让我先挂号再排队,我这还等着回去主持会议呢。”

曾院长有些尴尬,俯身对医生耳语了两句。院长发话了,医生也不好说什么,可检查完眼睛,医生却说:“眼睛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眼睑松弛,只需在门诊做个提拉小手术就可以了。”

陈博一听,马上反对:“我母亲70岁了,门诊做手术不妥吧,能不能安排住院治疗?”

医生也不想拖沓:“您母亲这手术的确很小,平常这类病人都是在门诊解决的。再说,目前病床很紧张,恐怕安排不过来。”

陈博听罢皱起眉头,把曾院长拉到一边:“曾院长,你让我说什么好呢,我还没要求住单间呢。”

曾院长丝毫不敢怠慢:“我马上打电话问问,尽最大努力协调。”

曾院长的电话打了足足有10分钟,协调结果出来了,床位有一个,但是在普通病房。条件稍有些简陋,而且病房里还住着另外两位老人。

一直跟在陈博身后的曾院长不断解释:“陈局长,确实腾不出床位了,我已经给科室打了招呼,一旦有单间,立马给您的母亲转过去。”

陈博点点头,不管怎么说,医院算是尽力了,他现在可以赶回去安心上班了。

中午快下班,母亲给陈博打电话,让他不用来送饭,中间床位老人家的儿媳帮忙端来了饭菜。

下午还没下班,陈博急匆匆赶到医院,病房里的母亲正和中间床位的老人闲聊。见到陈博这个时候来探访,母亲说:“你跑来干啥,不要因为我,影响你工作。”

中间床位的老人也笑呵呵地说:“你母亲刚刚还和我说到你,说你有孝心,有上进心。你工作忙,就不用操心你母亲了,大家都会帮着照顾。你母亲吃不惯医院的饭,我让儿媳多煮一点,很方便的。”

正说着,医生进来查房,陈博询问什么时间安排母亲手术,医生说:“是这样,等候手术的病人很多,比如中间病床的老人已经快80岁了,而且是先住进来的,病情更严重,也在排队手术,我们会按照病人病情的轻重缓急进行安排。”医生一字一顿,“当然了,您母亲的手术,我们也会尽快安排。”

陈博一听又不高兴了:“不是说我母亲的手术很小吗,既然用不了太多时间,为何不优先安排呢?”

医生有些为难:“陈局长,您母亲的手术,医院领导是打了招呼的,放心,我们肯定会尽快。”

中间病床的老人这时搭话了:“先给陈局长母亲做手术吧,我不要紧,手术可以往后拖几天,没事。”

陈博一听,有些不好意思,客气地对老人说:“谢谢您,也谢谢您的儿媳,给您们添麻烦了。”

过了几日,陈博赶去医院准备接做完手术的母亲出院。一进病房,在中间病床老人的儿媳身旁,陈博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在帮老人收拾衣物,定睛一看,他顿时愣住了。

陈博不太相信,支吾着喊了一声:“梁,梁书记,您怎么在这儿?”

被陈博唤作梁书记的人回过头来,微微一笑:“我怎么不能在这儿?这是我的老母亲呢。”

陈博还是难以置信,接连说:“失敬,失敬,一直不知道老人家是您母亲呢!”

梁书记哈哈笑道:“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来到医院,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病人。再说,你大多是上班时间来探望,所以我们总是碰不到。其实啊,我一开始就从你母亲的谈话中知道了你……”听了梁书记的话,陈博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原来,梁书记的母亲住院谁也没惊动,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住的是普通病房。

出了医院,陈博立马给曾院长打电话:“县委梁书记的母亲和我母亲住在同一病房,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电话那头曾院长回道:“陈局长,我们也是才知道啊……”

(杨力)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