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文化 >正文

牛角糖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20-09-04 08:34:10    

牛角镇大井头村的牛富明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帮扶他的不是别人,是牛角镇党委书记董其亮。

董其亮和众多帮扶干部一样,经常上门访贫问难、宣讲政策,送去柴米油盐、衣裤棉被。除此之外,董其亮每次见牛富明总会带一些牛角糖。

在牛角镇,牛角糖原本算不得稀罕物。据说当年孙悟空保唐僧取经,途经大井头村牛头山,跟牛魔王大战三百回合,牛魔王的角被金箍棒磕下了一块,落入一户做糕饼人家的锅里,一锅糕饼瞬间成了牛角状。当然,这只是传说笑谈罢了。

牛角糖,其实属于糕点,主料是当地盛产的红糯,配以红粳,磨粉拌匀,细火慢蒸,取锅晾到五分,调土蜂蜜,加少许清泉搅拌,手捏成团,用牛角模子挤压成形,或用柴火烘烤,或油炸,裹以芝麻豆粉,大功告成。由于红糯与红粳黏性差异,牛角糖层次分明,入口酥而细软,甜而不腻。一碟牛角糖,一碗山野黄金茶,便是本地人待客之道。

当然,这是以前。牛角糖制作费时费力,年轻人没心思学这手艺,只在年关有少许人家做上一次,却也成了稀罕之物。

再说牛富明,起初对董其亮爱搭不理,唯见牛角糖,眼睛便有些闪亮,细细品味,然后面无表情,自言自语:“不行,配比不对,粳少糯多,黏性太足。”董其亮哈哈一笑,那你说如何配比?牛富明说:“糯六粳四,一分不差,才能入口酥软。”有时,牛富明也对火候说三道四,这牛角糖,上灶蒸粉,火力过猛,红糯蒸过头了,与红粳无法调匀,层次不清,影响口感。董其亮依旧虚心求问,牛富明淡然说道,粉蒸七成,多一成、少一成都不行。

一连数次,牛富明品过董其亮带来的牛角糖之后,都极为挑剔地提出意见。董其亮一点不恼,照样笑呵呵的。

这次的牛角糖,口感俱佳,连牛富明尝过之后都点头,董其亮面有喜色。不想牛富明照例找出毛病,入桶搅拌,九九八十一个回合,搅拌不够,渣落满地,如何能行?

董其亮面露不悦,说:“我看你啊,就是狗掀门帘。有本事你做一锅,让我们尝尝。”

牛富明没料到董其亮会这么说,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做就做,想当年我牛富明做牛角糖,谁敢跟我比。”董其亮“添油加醋”,说:“三天后,镇里举办牛角糖品尝会,有胆量你做一锅,好孬由众人评说。”董其亮说完抬腿就走,牛富明木然,感觉“上当”了。

品尝会如期举办,一共十来家,包括牛富明的。说来也简单,十来个盛满牛角糖的竹篓依次摆开,竹篓标有数字。品尝嘉宾每人手上五粒青莲,依次品尝,满意的,便在竹篓里投放青莲。

不一会儿,品尝结束,便是清点青莲。显然,七号竹篓里青莲数量遥遥领先。只见竹篓下压着一张卡片,打开,上面写着牛富明。

掌声、欢呼声,声声震耳。牛富明瞅着董其亮,得意洋洋。董其亮权当没见,笑嘻嘻地叫来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子,这人牛富明认识,食品加工厂的厂长,也姓牛,是牛富明的远房亲戚,曾多次登门,请牛富明出任技术顾问。自从当年家庭出现大变故,牛富明一度心灰意冷,甘愿吃着低保。

董其亮看着牛富明,郑重地说:“牛厂长的工厂主打牛角糖,之前我带给你的牛角糖都出自工厂车间,得你老牛多次指点,产品质量提升不少,你劳苦功高。老骥伏枥,不说志在千里,为了手艺的传承,也为乡村振兴,再出把力如何?”

这时,牛厂长恭恭敬敬递上一纸聘书。牛富明迟疑了一下,接过聘书,眼眶瞬间湿了……

(作者熊磊 单位:江西省上饶市纪委监委)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