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观澜 > 文化 >正文

老轴学车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21-12-10 08:30:42    

  老张不是一般的轴,认识他的人背后叫他老轴。老张不认同,啥叫轴?凡事都讲个理儿,偷奸耍滑、稀泥抹光墙的事咱不开窍,也不想开这个窍。

  早年,老张从农村收白菜进城卖,六毛钱收的,八毛钱卖。有人拿他开玩笑,说七毛成不?老张摇头,九毛呢?老张还是摇头。他说:“这白菜就值八毛,卖少了亏本,卖多了亏心。”

  老张借给妹妹五十块钱,隔一段时间他伸手要回。母亲说这可是你亲妹子,借给她钱还要回来?老张脖子一挺,借是借,给是给。借的要还,给的不能要。

  眼看就六十岁了,老张突然想学开汽车。这个岁数了,学车?妻子和儿子惊讶,也不同意。老张轴劲上来了,非学车不可。过去生活困难,别说汽车,就连个车轮子也买不起。现在富裕了,看着左邻右舍大都开上了汽车,串亲戚、跑运输,方便得很,觉得自己要是不弄辆车开,算白来世上一趟了。妻子无奈,掏出钱,儿子帮他选了家驾校。

  老张进了驾校,教练姓牛。一见面,牛师傅就上下打量着他,问道:“东西都带了?”

  老张点点头,掏出笔和本。“就这些?学车有规矩。”牛师傅说着重重地拍了拍手中的烟盒,瞟了老张一眼。老张知道牛师傅的意思,他装糊涂,说自己不抽烟。牛师傅眼睛一翻,心想,真是个榆木疙瘩。

  回家老张将这事跟妻子提,妻子说,该表示的得表示。老张说:“我花钱上驾校,考试拿驾照,他能咋的?干啥都要表示,好人都给惯坏了。”“考试找茬不让你过,你有啥脾气?”妻子的话让老张眼睛瞪得滴溜圆:“我努力把题都答对了,他敢给我不及格?”“那你要是答错了呢?”老张笑了,考砸了,送礼就能及格,那送礼不就成行贿了,自己犯错还拉师傅下水,害人害己的事我不干!妻子叹了一声气,怕明天牛师傅就会给老张小鞋穿。

  后面几天牛师傅还真没为难人,对老张很友好。夸老张人老心明,学习比年轻人用功。老张很是感动,怨自己错怪师傅了。

  一天,下课收车时,牛师傅说,晚上咱吃个便饭。师徒一场的,老张想了想,两人一起吃个饭,算是自己对牛师傅的感谢。

  到了饭店,牛师傅将老张领到一个包间。点菜!等菜的工夫,来了三个人,待上菜又来了四个人。老张一看,这些人都不认识呀,再说九个人,这得花多少钱?老张明白了,牛师傅这是想让他“开窍”。看着人家吃着喝着,老张很上火,他让服务员送来一个冰淇淋,一边给自己降火,一边想着这事怎么办才入“理儿”。

  冰淇淋没吃完,老张出来了,他拨通妻子的电话。妻子说:“算了,咱认了。钱不够,我转给你。”

  老张灵机一动,突然笑了。说他有主意了。一口气吃完手里的冰淇淋,他走到前台,问包间里一桌菜多少钱?服务员算了下:800块。老张拿出手机说埋单。服务员要扫,老张突然收回手,又问冰淇淋多少钱。服务员说,包间里冰淇淋是赠送的,免费。老张问冰淇淋单卖呢?服务员说6块。老张让服务员再拿一个冰淇淋,然后说扫100块。见服务员迟疑,他说包间9个人,800块,摊到每人头上是88块,加上我吃的6块钱冰淇淋两个,噢,冰淇淋我不白吃,一码归一码。

  交完钱,老张转身离去时,听到包间里依稀传来碰杯声……

  (作者单位: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区纪委监委)


附件: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