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廉政文化 » 微小说 » 正文
竹哨声声
来源:南粤清风网      日期:2017-03-31 16:55:41    

“滴滴……”一进村口,刘建设就听到山坳里传来的竹哨声,熟悉的声音一下就把他带回童年。那时候,刘建设也经常跟在父亲身后,吹着竹哨,引诱着树丛里的山鸡,父子俩往往都是满载而归。

可刘建设今天着实没有心情去回味童年的欢愉,刚从镇纪委回来的他,一路上都在琢磨:究竟是谁举报了自己。

其实,自从收了养殖场老吴的五万块钱,刘建设就没有安稳过一天。刘建设觉得,那不是五万块钱,而是五万个炸弹,存进银行又不是,放在家里又不是。还没等他想好如何处理这笔钱,镇纪委的同志就找到了他。一番旁敲侧击之后,刘建设马上明白,有人举报自己了。可是,当初只有老吴和自己在场,谁还知道这件事呢?

一边想着,刘建设不觉加快了脚步。回到家中,老吴已经早早在客厅等着了。

“刘书记,该不是纪委的人在诈你吧?”听完刘建设的讲述,老吴满脸疑惑地说道,“当时办公室里只有我和你,村委其他人也都没参与,难道纪委通了神不成?”

“小心驶得万年船,”刘建设敲了敲桌子,“纪委没有把握,是不会找我谈话的,我看还是有人在搞鬼。”

“那我们怎么办?”老吴一脸紧张地问道。

“滴滴……滴滴……”山坳里的竹哨声急促起来,估计是孩子们发现山鸡了。

“以静制动,只要他们没有真凭实据,就不会拿我怎么样,我不会轻易上当的。”刘建设盯着窗外,不知是说给老吴,还是说给自己听。

“对对对,我们都是现金交易,不会有证据的。”老吴赶紧点头附和道。

“什么叫交易?”刘建设低声怒喝道,“你说话注意点,我当初就不该帮你弄这个指标!”

看到刘建设发起火来,老吴脸色一下变了,“是是是,我注意,我注意。”

“滴滴滴……”正在这时,尖利的竹哨声在刘家门前响起,大门随后“吱呀”一声打开了。“爸爸,我回来了!”刘建设的儿子嘴里叼着一只竹哨,蹦蹦跳跳地冲进客厅。刘建设的父亲刘国庆跟在孙子背后,也走进屋里。

“老支书好,”看到刘国庆进来,老吴立刻起身打招呼,“带孙子玩儿啊?”

“嗯……”刘国庆一见老吴,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一言不发带着孙子走进了里屋。

见此光景,老吴尴尬地看了看刘建设,“刘书记,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乱说话的,我赌咒……”

“好了,好了,你快走吧……”刘建设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送走了老吴,刘建设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半晌都没动一下。

“爸爸,为什么山鸡听到竹哨就会被捉住啊?”不知什么时候,儿子趴到刘建设身边,好奇地问道。

“去去去,小孩子,哪儿有这么多为什么?”刘建设坐起身,一把推开儿子,儿子不高兴地跑回了里屋。

“因为山鸡笨,不知道那是别人给它设下的陷阱。”刘国庆从里屋走出来,一边说,一边盯着刘建设。

“阿爸,”刘建设坐直了身子,“你……”

“有的人比山鸡还笨,掉到陷阱里,别人拉他都拉不上来。”刘国庆没有理会儿子,径直走到桌子旁坐下。

“阿爸,你什么意思?”刘建设一听,立刻警觉起来。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懂。老吴的养殖场什么条件,凭什么能拿到20万的政府补贴?以前他从我家门口过,鼻孔都是朝天的,今年见到我一口一个刘伯、老支书,亲热极了,为什么?当初我提醒你不要和他走太近,你说我老了,叫我不要管你的事。你以为我真的老糊涂了,什么都不懂?”刘国庆质问着自己的儿子,越讲越大声。

“阿爸,你小声点……”刘建设赶紧伸出手,想制止自己的父亲。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刘国庆一下别过头,看也不看自己的儿子一眼,“你是共产党员,我也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做事就要光明磊落。见不得人的事,你敢做,就不敢听别人说?别人说出来了,你还不赶紧回头?”

“我知道了,是你举报的我,对不对?”刘建设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从沙发上跳起来,指着自己的父亲,脸色铁青。

“对,就是我。”刘国庆回过头,目光直戳向刘建设,“养殖补贴的公示一出来,我就知道我儿子背地里做了什么。村里人背后议论你,你当做没听见,我劝你要自重,你也不听。我老了,管不住你,可是肯定有人管得住你!”

霎时间,惊恐、愤怒、沮丧一齐涌上刘建设的心头,“阿爸,你……你怎么能……我可是你儿子啊!”

刘国庆盯着自己的儿子,“建设,‘竹哨一声响,山鸡钻进筐’,进了竹筐,山鸡还有命吗?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为了几个臭钱,钻进人家的竹筐里吗?”

听完父亲的话,刘建设再一次瘫坐到沙发上,耷拉着头,“阿爸,如今不该收的钱我都收了,可怎么办?”

“怎么办?你肯定知道该怎么办,纪委的同志既然找到你,就是给你机会。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再走错,你就回不了头了。”说完,刘国庆打开大门,望着远处。

沉默了片刻,刘建设站起身,缓缓走出大门,回头看了看父亲,之后便大踏步地向镇里的方向走去。

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刘国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此时的山坳里,静悄悄的,吹竹哨的孩子们,大概是空手而归了。(四会纪委 张潇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