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廉政文化 » 微小说 » 正文
三骂“傻”婿
来源:南粤清风网      日期:2017-05-24 12:34:57    

姐夫大学毕业后在我们永安镇当干部,他和我姐谈恋爱时,我妈就很不满意这个“准女婿”,总是在我爸面前抱怨姐夫家的条件差。

姐夫上门提亲那天,我妈提出8万元彩礼的要求,姐夫面有难色,我妈立刻翻脸,“穷小子”“癞蛤蟆”脱口而出,姐夫还没进门就挨了一顿骂,很是尴尬。最终我妈还是拗不过姐姐,被迫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可平日里她没少给我姐夫脸色看,所以俩人的关系十分紧张。

婚后第二年,姐夫被选调到县财政局,变成了大家口中的“机关干部”,我妈和他的关系缓和了不少,没想到这样的日子只维持了3个月。

那年7月,县委号召党员干部下乡扶贫,姐夫第一时间就报了名。我们县最偏远的社山镇有个平固村,是远近出名的贫困村,山多水少,交通不便,扶贫的干部一听到平固就直摇头,姐夫却主动申请去平固村做“第一书记”,于是他一夜之间就得了个“傻子”的“美誉”。

我妈得到消息后,当即就坐上公共汽车,直奔县财政局,把我姐夫堵在办公室里又是一顿臭骂:“好你个陈邦宁,原来我以为你就是穷一点,也没说什么。没想到你是又穷又傻,人家都不去的山旮旯,你还抢着去,你说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你知不知道你老婆怀孕了,你把我女儿当什么了?你还是不是男人?”

被骂的姐夫除了陪着笑脸喊“妈”之外,一句话也说不出,直到姐姐赶来,才把我妈劝回去。三天之后,姐夫还是到平固上任去了,我妈气得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

姐夫到平固村后,先是帮着村里申请资金,修好了到镇上的水泥路,之后又带着当地的村民种油茶树,加工茶油销售到省城。平固村不到两年就摘掉了“穷帽子”,姐夫也因为工作成绩突出,回到机关之后被提拔为县财政局副局长。

姐夫升职那年我正好大学毕业,报考了本县的教师岗位。考试前不久,我妈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好菜,把姐夫一家三口接回家里。

等大家在餐桌前坐定后,我妈热情地招呼起姐夫来,“邦宁,再忙也要多回家看看我和你爸,我一个星期不见外孙就心里难受。”然后,我妈指着我对姐夫说,“你如今做了局长了,可得关照一下你这个不懂事的小舅子,跟领导说说,让他留在县城教书,以后我可指望他给我们养老呢!”说着,我妈就往姐夫碗里夹菜。

姐夫听完,眉头紧锁,沉默了许久才抬起头说,“妈,小伟参加考试的事情我听说了,他要上岗就要靠真本事。我是国家干部,要守规矩,如果打招呼、走后门,不仅帮不了小伟,反而会害了他。”

还没等姐夫说完,我妈的脸就阴沉了下来,她把刚抬起来的筷子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拍,“这么说,你连自己小舅子的忙都不想帮?”看到姐夫严肃又坚定的神情,她的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略带哭腔地骂道,“陈邦宁,你这白眼狼,我当初就不应该把女儿嫁给你。你看看邻村刘金生的姐夫,跟你一样在县城机关工作,人家两个月前就帮金生走好门路了,现在就等上班了。你再看看你,到山旮旯帮外人的时候,我们拦都拦不住。如今帮自己的小舅子,你就这么作难?你还有没有一点人味,我怎么就把女儿嫁给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傻东西?”我妈一边骂一边哭,我姐怎么劝也劝不住,她一个劲地给姐夫使眼色,姐夫始终不发一言。

到最后,姐夫撂下一句话,“别人怎么做我不管,坏规矩的事情我是不敢也不会做的。”然后拖着姐姐和外甥回家了。姐夫走后,我妈又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并且发誓以后不让姐夫踏进我家半步。

不久,我到教育局参加考试的时候,听说一个“重磅消息”:刘金生的姐夫和另外两名干部因为违反工作纪律,被纪委立案调查,金生被取消考试资格,三年不准参加招考。

那天一回到家,我就把金生的消息告诉了我妈,我妈听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倒是平时少言寡语的老爸笑嘻嘻地冒出一句:“其实,你姐夫一点都不傻,他心里明镜一样,知进知退、有规有矩的。你姐跟了他,我是放心的。”听完这话,我妈嘴一撇,“你放心,那今晚他们一家三口回来吃的饭菜你来做啊?”

从此以后,我妈再没骂过姐夫。(四会市纪委  张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