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廉政文化 » 微小说 » 正文
转行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7-06-02 10:02:43    

按说清明、五一这一段正是做生意的黄金期,老钱却一天比一天心烦。

十年前,老钱从农村来到县城,在茂都大酒店旁边开了家“钱记名酒店”。开业第二天,同乡赵三就拎着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来到店里推销酒。老钱一看全是高档货,担心酒来路不正,死活不要。赵三急得脸红脖子粗,凑近老钱耳边悄悄说:“叔,货绝对没问题,这些都是回收来的礼品。你守着咱县最大的酒店,还愁货没有销路?”老钱疑惑地问:“那你为啥不直接把货送给茂都?”赵三见老钱脸上一直挂个问号,眼泪都快下来了:“叔,我无业游民一个,他们不相信我呀。这些酒的进价,你都门儿清,我再便宜些给你。咱一个村的,我还能骗你吗?”老钱将信将疑地说:“那这些货卖完了再给你钱。咱可说清楚,要是有人找上门来说事儿,我回村就把你家房子扒了。”

赵三留下的货,老钱没想到茂都大酒店第二天都要走了。老钱和赵三结账时,赵三数着票子唾沫横飞:“叔,咋样儿?我过两天再给你送些货?”老钱忙不迭地说:“行啊。”和赵三有过几次买卖后,老钱见平安无事,索性在自己店门口支起了“高价回收礼品”的牌子。不久,老钱又结识了几个赵三这样的“倒爷”,每年在店里光靠“礼品酒”一进一出,就能狠赚一笔。

老钱的邻居老钟,开着一间包子铺。眼见老钱门头上的招牌越做越大,老钟不免羡慕地说:“老钱,你倒腾一瓶酒,怕是能买我好几笼包子。”老钱心里偷着乐,却故意绷着脸:“瞎说,能买一个就不错了。”

2012年第一场雪后,老钱下血本从赵三那里回收了一批“礼品酒”。孰料市场突变,“礼品酒”开始价格下滑。起初,老钱不想赔本出手,在犹豫观望中就这样硬撑了两年,却一直没见“礼品酒”价格反弹,老钱觉得自己真是掉进了“无底洞”,割“肉”割得他欲哭无泪,积压在店里的“礼品酒”不见减少。

这天晚上,房东过来说年后要涨房租,老钱心里像倒了五味瓶一样。老钟过来劝他说:“老钱,我看现在风向变了。茂都那么大的酒店,现在不也塌了架子,开始卖早点了。咱别一棵树上吊死,不行就转行吧。”老钱咬咬牙,心有不甘地说:“我再等等看,说不定一阵风后,风水还会转回来。”话刚说完,老钱就接到了赵三的电话,只听他低声下气地说:“叔,现在‘礼品酒’不好收,我准备转行了。手头还有最后一点货,现在就给你送去?”老钱一听,一股火直冲脑门,冲着电话就嚷嚷:“赵三,我倒过来喊你一声‘叔’,这儿的货全便宜给你,行不?”老钟在旁边叹口气:“老钱,你和孩子置啥气!”

五一节后,老钟正准备打开包子铺的店门,突然瞅见老钱的店,惊讶得半天没回过神来,只见“钱记名酒店”的招牌换成了“老钱胡辣汤”。老钟刚要进店瞧个究竟,就见老钱拿着块抹布出来,讪讪地说:“老钟,来碗胡辣汤尝尝?”老钟反问道:“咦,你不等风水转了?”老钱甩甩抹布,苦笑着说:“等?再等就得当衣服了,不转不行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