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廉政文化 » 微小说 » 正文
饭局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7-12-22 09:11:55    

局长来电话,说下午上级主管部门莅临我局指导工作。“一行七个人,朱处长带队。已从省城出发,上了高速公路。我们安排晚饭,到时你过来陪同。”

我一听,顿感头晕目眩。记得六年前我刚入职,一次,也是陪省城来的领导吃饭。在“酒场就是战场,酒风就是作风”的“鼓励”和哄笑声中,我喝了一杯接一杯,直至吐得稀里哗啦,最后竟滑到了桌子底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打那以后,一提到饭局我下意识感觉怕,于是能推就推、能躲则躲,实在推不掉、躲不了的,则是滴酒不沾。但,现在局长亲自发话了,语气中显得严肃、郑重其事,既然是工作需要自是无法推托的。

要知道,我们局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不差钱”的单位,接待省里下来的领导,规格肯定要高。这位来指导工作的朱处长,之前我多少了解一点:据说酒量极好,一斤半白酒对于他就是小菜一碟。作为局长亲点的“陪酒”,我敬酒的次数怎么也得比其他人更多,到时候不醉才怪……下午上班时,我一直为此忧心忡忡。

到了约定时间,我们在局长的引导下,把朱处长一行带进机关大院。我正疑惑怎么就安排在这儿,然后就听见局长对朱处长解释:“招待所正在装修,咱就在机关食堂吃吧。”很快进了一个包房,大家依次落座。包房不大,除正对门的墙上装裱着一幅字画,再没有其余的装饰了。桌上一人一个茶杯、一副碗筷。

片刻,服务员微笑着走了进来,轻声问:“可以上菜了吗?”“可以。”局长点头回答。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上来一大盆米饭和一瓶现榨的玉米汁。又一会儿,陆续上了几个炒菜。我正揣摩服务员还会上什么菜、送什么酒,心里暗自责怪她“不上路”时,只见服务员笑容可掬,说:“你们点的全上齐了,请慢用。”

我有点懵,这是怎么回事?局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微笑着说:“这样吧,我自己掏钱来一瓶本地特产的竹叶青,咱们喝一下?”他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百元纸钞,正要递给服务员。不料朱处长眼疾手快,伸过手一把将钱夺了过去,压在桌子上,很认真地说:“规矩不能破,规矩不能破啊。”接着就拿起碗盛饭。我愣在那里好一会,竟有些不知所措,直到所有人都盛了饭并开始吃起来,我才赶紧盛上一碗。

大家边吃边聊,谈工作、也说生活,气氛随意而舒心。半个多小时后,席上碗清、盘清、杯清。末了,局长意味深长地说:“这几年,在饭局上喝高、喝醉、喝倒的烦恼,已经没有了。”“是呀,是呀。”“既不浪费,又不伤身体。”大家都由衷地感慨着……

从那之后,一晃几年了,我不再怕什么“饭局”了!

(柯睁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