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廉政文化 » 微小说 » 正文
羞涩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8-01-08 09:30:33    

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抓头发,成了近些日子老游的“规定动作”。

前几天,局里抽调5人下乡扶贫。这次被抽调的,都是年轻同志,组织有意安排他们下乡历练,培养人才。办公室的“笔杆子”小刘也被抽去了。

办公室主任老游有点不爽,尤其是小刘的离开。局里的大小材料都由办公室操刀,老游又多是指派小刘来负命完成。如今新上任不久的孟局长,“新官上任三把火”,找老游要起材料来,早已笔墨生疏的老游该如何是好?

心里不踏实,老游对孟局长就有点诚惶诚恐,小心翼翼。

这天,孟局长来上班,走到办公楼大门口,正巧踩上一个井盖,脚下扑哧一声溅出水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下水道堵塞,浊水冒出了盖板。刚好老游也赶到,忙上前跟孟局长解释,一会儿他来疏通。孟局长颔首微笑算是回应。

老游目送孟局长进了办公楼,心里却又犯了嘀咕,自己何曾亲手做过这样的脏活累活?!办公室三个人,女同事小韦在休产假,得力手下小刘又不在,这该怎么办?可话既然在局长面前撂下了,咬牙也得做好。

他找来铁锹、钢钎等工具,吭哧吭哧开始了一个人的奋斗。看似简单的活儿,在老游眼里则是一个有难度的工程,而且这项工程要由他一人来承做。如果小刘在该多好,如果当初说找个工人来做该多好,如果平时不克扣科室的办公用品和他们闹僵……他仿佛觉得办公楼的窗口有不同的目光在注视着他,看他小丑一样在不大的舞台上笨拙地表演。

说心里话,老游还真有做出样子让人看的心思,尤其在孟局长面前。

如果孟局长工作间隙放下文件端起茶杯凭窗小憩,看到他的埋头苦干,那才叫一个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假想的事情没有发生,就像白日梦。

快到中午休息时间,一身土两手泥外加三个血泡的老游也基本完工。他捶捶累得有点儿酸软的腰,然后慢慢直起身来。这时候应该有点掌声,他觉得;还应该有美酒佳肴的犒赏。而这念头只是一闪,人家孟局长的“接风宴”都取消了,你好意思想入非非?

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一激灵。

“辛苦了游主任。”是孟局长。

“不辛苦,孟局长。”

“不过,像这样的杂活儿,招呼个工人来做就行了。”

“找个工人做还要花钱。自己动手,还可以锻炼身体。”老游言不由衷。

“工人也是不易,让他们挣个钱也算对老百姓的体恤嘛。下午有个扶贫工作汇报,情况我还不太了解,麻烦你整一下材料,尽快送给我。”

没等老游回答说行,孟局长已走出老游的视线。

看着局长渐行渐远的背影,老游此刻内心一片荒凉……

第二天早上,局里召开班前会。孟局长传达上级扶贫工作会议精神,强调:“我们局里有5位同志下乡参加扶贫工作,全体同志也要顺应时代要求,有大局意识。虽然没有在扶贫一线,但也要在岗位上做奉献。”

台下静默无声。

老游则始终埋着头,时不时用手遮挡一下前额,唯恐孟局长的目光扫到自己。昨天,孟局长要的那份汇报材料,他整的简单又粗糙,很不理想……

孟局长接着说,他来局里时间不长,和大家交流还不够。一切从零开始,重新开始。在今后的工作中,凡事少些繁文缛节,多用实际行动展示我们的风采。

“我在这里特别提出,昨天,有一位同志很令我感动,那就是办公室的游主任。他扑下身子的实干精神值得学习!”

老游以为是听错了,猛地抬起头。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老游,继而响起热烈的掌声。

老游忽然觉得这掌声受之有愧,脸颊泛起羞涩的潮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