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 - 南粤清风网
您现在:首页 » 廉政文化 » 微小说 » 正文
烙印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8-06-04 09:16:16    

这一年,孩子6岁,上幼儿园中班。

有一天,父亲看到孩子在房间里玩的一个小玩具,以前从没见过。父亲问孩子:“这玩具是从哪里来的?”孩子说:“爸爸,这是我从幼儿园拿的。”

父亲说:“儿子,告诉爸爸,幼儿园里的玩具,可以拿回家吗?”孩子说:“不可以。”

父亲又说:“明天,就把这玩具还回去,知道吗?”孩子似有些不舍,说:“爸爸,一定要还吗?”

父亲点点头,说:“是的,一定要还。”孩子说:“好吧。”

第二天,父亲下班回来,问孩子:“把玩具归还了吗?”孩子说:“没有。”

父亲说:“为什么没有?”孩子摸了摸脑袋,说:“我忘了。”

父亲严厉地看着孩子,说:“是真忘了吗?”孩子还算老实,说:“是我怕。我怕老师同学知道我拿幼儿园的玩具。”

父亲眼神缓和了些,说:“儿子,你要记住,犯错误不可怕,怕的是你不能及时改正。”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明天必须还回去,不然我就把你关到门外,知道吗?”

孩子点点头,说:“好。”

第三天,父亲下班回来,问孩子:“把玩具归还了吗?”孩子说:“没有。”

父亲眉头紧锁,说:“记得我昨天说过的话吗?”孩子很紧张地看着父亲,没说话。

父亲说:“出去吧。”孩子站在那里,没动。

父亲打开门,然后攥住孩子的手,要把他拉出去。孩子拼命挣扎。孩子细嫩无力的手,又怎是父亲的对手。孩子支撑不住了,就拼命地哭。

哭声引来了孩子的母亲。母亲说:“孩子还小,你还和他计较这个。”父亲很认真,说:“你不懂!”从来很好说话的父亲,这次出乎意料地强硬。

那一天,孩子被关在门外整整三个小时,也哭了整整三个小时。这事,在孩子心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

那一年,孙刚被提为副县长没多久,他的门就被敲开了。

一个一脸富态的中年男人,礼貌地说:“孙县长,您好,我叫钱程。”钱程把腰微微弯下,递上一张烫金名片。孙刚接过名片,扫了一眼名字:宏大建筑公司总经理钱程。在这之前,孙刚对钱程的名字早有耳闻,县里多数的项目,都是这个人做的,据说本事不小。

想到此,孙刚微笑着,说:“不知钱总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钱程也是微笑,说:“听说孙县长上任,特地来看看您。”

钱程拿出一张银行卡,假装是从地上捡起的,说:“孙县长,这是您的卡,请收好。”孙刚摆摆手,说:“这卡不是我的。”钱程把卡放到孙刚手里,很意味深长地一拍,说:“孙县长,这卡就是您的!”说完,钱程推门走了出去。

那几天,孙刚纠结于卡的事情。他偷偷去查过卡里的钱,那数字,吓了他一大跳……

孙刚给钱程打电话。“钱总,你在办公室捡到的那张银行卡,不是我的。”钱程似乎知道孙刚想说什么,说:“孙县长,您放心,这卡,县里的一些领导也有。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然后,电话就被挂了。

孙刚拿着电话,很震惊!

该何去何从?

孙刚突然想到了儿时,父亲让自己把幼儿园的东西还回去的事。刹那间,孙刚忽然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钱总,这不是我的,我不要。”孙刚严肃的脸,还有那毫不妥协的眼神,终于让钱程低下了头。钱程无奈地接过孙刚递过来的卡。

不久后,县里有领导因违纪被查,孙刚坦然地看着他们被带走了。

那一天,孙刚来到父亲墓前,跪下,重重地叩了三个头。(崔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