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廉政文化 » 微小说 » 正文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8-10-15 09:01:58    

李清上任市委书记第二周,就去了木子县。木子县是全市最穷的一个县。有人戏称,“木子”谐音“没子”,是穷到生养不起孩子的意思。

李清是临时想起的。上午10点多,李清对秘书小赵说,安排去木子县,就下午吧。小赵还怕自己听错了,说,今天下午吗?李清说,是的,请松林、新昌两位同志一起。松林,是副市长谭松林,曾做过木子县县委书记;刘新昌是市人社局局长,前任木子县县委书记。

下午,一辆考斯特从市委大院开出去,车内坐了好几个人。车子开过一段很长的平整马路,到了一段颠簸的路面上。突然一个大坑,差点把座位上的李清给震落下来。谭松林、刘新昌的脸上一片凝重,这是到了木子县的地界了。

车是向着木子县委大院的方向开的。李清突然说,不要去县委了,直接去青山镇扶余村吧,有谁帮指一下路?刘新昌说,李书记,我来指路。刘新昌从后面坐到了前排副驾驶座上,指引着司机。小赵给木子县委书记打了个电话,告知他们,直接去扶余村吧。如果说青山镇是木子县最穷的镇,那扶余村无疑就是青山镇最穷的村了。

刘新昌指引着司机路的方向,左拐,再右转,又一路向前,再左转……司机按着刘新昌的意思在开,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却是怎么也绕不到。这更像是在走迷宫,或者说是迷路了。刚才明明走过的路口,转眼间,又在眼前了……刘新昌的额头上开始冒起汗,用手抹了一把,抹得满手的汗湿。司机看了看刘新昌,没有说话,倒是眼神在问:刘局长,这路,您到底是认不认识呀?刘新昌的心已经慌了,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呀?

李清显然是看到了这一幕,说,松林同志,看来新昌同志记性不好,要不你来指引一下吧。坐在旁侧的谭松林站了起来,说,好的,李书记。谭松林换到了刚才刘新昌坐的副驾驶座,就着前挡风玻璃,指引着前行的路:往东,对,再直行……

又是半个小时,谭松林几乎是软瘫在副驾驶座上的。谭松林也迷路了,他满头满脸的汗,心里在犯着嘀咕,这路到底怎么走呀,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李清坐在座位上,目光炯炯地,扫视着大家,有好几秒。猛的,李清重重地拍了下椅子扶手,声音很响,像平地一声雷,惊得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特别是谭松林、刘新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李清说话了,声音平缓,有那么几分语重心长:现在啊,我们的有些领导干部,连去往百姓那里的路都不认识,怎么走通百姓心里的路?这样又怎么能够真正为百姓做事呢?!

李清话音一落,只见谭松林、刘新昌惭愧地低下了头……(崔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