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啃噬群众获得感 ——深挖细查黑恶势力“保护伞”系列述评之一 - 南粤清风网
您现在:首页 » 综合要闻 » 正文
黑恶势力啃噬群众获得感
——深挖细查黑恶势力“保护伞”系列述评之一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8-01-27 10:59:33    

“及时雨,讲到百姓心里”“扫黑除恶,大快人心,社会安定,百姓安居乐业”……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消息甫一公布,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一段时间以来,一些黑恶势力无视法纪、为非作歹,少数党员干部甚至与其上下勾结,为其充当背后的“保护伞”,啃噬着群众的获得感,更侵蚀着党的执政根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捍卫群众的切身利益,必须坚决拔除这些“毒瘤”。

强占豪夺,群众对黑恶势力深恶痛绝

前不久,山东省公安机关成功打掉了以朱某某为首的涉黑犯罪组织。该组织长期盘踞在烟台市牟平区、高新区等地,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哄抢罪和非法买卖、持有枪支罪”等多个罪名。

公然使用暴力争夺工程项目;被控制的娱乐行业必须向其交保护费;长期开设赌场,利用马仔进行放哨、放码、护赌……记者梳理媒体报道的相关案例发现,当前,基层滋生的一些黑恶势力具有一定的传统黑社会组织特征,如有明确的组织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一定的“行规”、进行敲诈勒索、欺行霸市、寻衅滋事、围堵斗殴等违法犯罪活动。

被绳之以法的湖南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就是其中的典型。该组织人数众多,呈金字塔结构。组织者文烈宏处于核心地位,对其他组织成员及获取的经济利益具有绝对支配权。通过严惩叛徒、论功行赏、单线联系等一系列帮规戒约,该组织逐步坐大成势。

无论是以合法的工商业活动为掩护,还是赤裸裸强占豪夺,这些团伙的作恶手段花样繁多。比如欺行霸市、垄断经营、非法讨债;采取抢劫、绑架等手段,谋取钱财、获取利益;还有充当所谓的“民间调停人”,利用QQ、微信等信息化工具临时纠集,插手纠纷,摆平事端……更有甚者,有的还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伞”,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广大群众对其恨之入骨,却常常又敢怒不敢言……

“这些组织通过放高利贷、赌博诈赌、非法拘禁、强迫交易、串通投标等犯罪活动疯狂敛财,并将非法所得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或维系组织的生存、发展。”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杜治洲表示,以商养黑、以黑护商,使其暴利如同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渐趋隐蔽,披上“合法”外衣

近年来,随着各地打黑除恶力度持续加大,浮在面上、组织严密、暴力突出、影响重大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明显减少。但不容忽视的是,不同于以往赤裸裸的暴力方式,一些黑恶势力的活动渐趋隐蔽,有的甚至披上“合法”外衣。

黑龙江省黑河市纪委干部告诉记者,一方面,黑恶势力团伙组织者更加隐蔽,团伙成员趋于松散,有的甚至没有固定的组织架构;另一方面,犯罪行为特征以使用“软”暴力、轻微暴力增多,多通过所谓“谈判”“协商”“调解”等方式,达到滋扰、哄闹、聚众、阻拦等目的。

以陕西省西安市公安机关去年破获的一起农村涉黑案件为例,阎良区振兴街道民合村村民刘某纠集多人阻拦快速干道工地正在施工的工程车,称自己要干工程,指使人员对施工工人进行殴打。这伙人“软硬兼施”,企图以强迫、威胁的方式,达到强揽工程的目的。

在农村,一些黑恶势力则通过贿赂拉拢基层干部来染指基层政权,有的则直接通过霸选、骗票等方式,披着看似“合法”的外衣,谋取利益、横行乡里。

在山东烟台杨某涉嫌恶势力团伙案件中,杨某在村“两委”换届期间通过威胁、恐吓等方式强迫部分村民投票,促成其姐夫冯某某成为村主任兼党支部书记,把持村集体事务。

山东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介绍,像杨某一样,有些农村黑恶势力借助家族、宗派影响,操纵、控制农村“两委”换届选举,把持基层政权,侵吞集体财产,强占集体资源,为个人、家族牟取非法利益。

“个别人通过黑恶势力进入村‘两委’,利用手中权力操控项目实施,与黑恶势力相互勾结、各取所需,甚至极个别村干部自己都成了村霸,啃噬着群众的获得感。”河南省获嘉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李炳双表示。

扫黑除恶,增强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曾披露,安徽省淮北市烈山社区党委原书记刘大伟落网后,村民们曾拉起横幅,燃放鞭炮烟花庆祝。

民意的背后,折射出群众对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深恶痛绝。刘大伟操控烈山社区“两委”班子多年,对于敢质疑他的人,就予以蛮横打压,甚至动用黑恶势力殴打。

“基层黑恶势力直接侵害群众切身利益。”杜治洲认为,“尤其是黑恶势力和‘保护伞’相交织,使合法性组织涉黑化、黑社会性质组织合法化,危害农村基层政权建设,侵蚀党的执政根基。”

不只渗透进农村“两委”,基层黑恶势力涉足行业领域广泛,他们用“黑道”规则代替市场法则,扰乱正常的经济秩序,对经济发展的破坏不可低估。

据报道,文烈宏团伙被一举击碎后,那些曾因赌博、借高利贷而被文烈宏搞得企业倒闭、倾家荡产的老板们,无不拍手称快。湖北鄂州江某团伙也以敲诈周边牌铺、酒吧获利,“经常有一伙人来收取保护费,这是‘规矩’。”牌铺及酒吧老板敢怒不敢言。

“一些黑恶势力凭借‘保护伞’欺行霸市、哄抬物价,操控工程建设,影响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安徽省全椒县纪委副书记沙浩认为,这实际上变相加重了群众负担、侵害的还是群众利益。

而在社会生活中,一些基层黑恶势力借口充当所谓“民间调停人”,插手各类社会矛盾,背地里干的是恐吓、勒索、威胁等行径,严重损害群众的幸福感和安全感。

随着我国进入社会转型期,基层涉黑问题出现犯罪手法不断翻新,打击难度不断增加的新情况。对此,专家建议,必须加大打击力度,建立严惩和遏制基层黑恶势力的长效机制,把扫黑除恶与基层反腐结合起来,深挖细查黑恶势力“保护伞”,不断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