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综合要闻 » 正文
驻省教育厅纪检组:透过树木看森林 以集体约谈促部门生态转变
来源:《广东党风》杂志      日期:2018-03-13 13:14:37    

“第一次被集体约谈,带给我的震撼太大了,今后主体责任要扛得更牢,丝毫不敢松懈。”

“通过谈话,我们整个班子都受到很好的教育和启发,感谢组织的关心、爱护,今后我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进一步加强对自身及干部、职工的教育、管理和监督,做到守土有责。”

“感谢组织对我的提醒,使我明白今日的红脸出汗是为了防止我日后栽跟头,组织真是用心良苦!”

……

上述发自肺腑的表态话语,是广东省纪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组(下称纪检组)在厅机关、直属事业单位、中职学校全面开展“以案明纪明心”警示教育约谈活动后收获的立竿见影的成果。

约谈全覆盖牢筑思想防线

谈及为何要开展全面集体约谈时,纪检组组长阙定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开门见山,“在近几年的执纪审查中发现,厅个别党员领导干部十八大以后依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造成极坏的影响。尤其是2017年查处的几起系列案件,涉案被调查的部门有多个,有处室领导,也有普通工勤人员或借用人员。虽然案件的查处彰显了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不减,但剖析案件发生的点和面,透过这些‘病树’‘烂树’来观察森林,可以看出一种靠山吃山,利用岗位资源谋利的现象在教育厅的一些单位或处室普遍存在,整个生态亟需改变。我们既做要盯住‘关键少数’监督工作,也要做管住‘绝大多数’的基础工作。”

2017年11月下旬,彼时广州还是煦日和风,“以案明纪明心”集体约谈活动在教育系统张弛有序地开始了,总共要约谈42个处室或单位。截至今年1月31日,不到3个月时间,纪检组共开展集体约谈活动35场,覆盖35家单位,共有各级领导干部718人接受集体约谈。“过去,我总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是中央的事,是上级的事,是纪委的事。通过组织对我的约谈提醒,我才深刻地认识到‘一岗双责’全面从严治党是自己的事,是全体党员干部的共同职责。”省教育研究院负责人在约谈后如是说。

集体约谈谈什么?

针对记者发问,阙定胜告诉记者,参加约谈的单位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要结合以下五个方面内容谈认识、谈体会:一是政治上、思想上和纪律意识上与党的十九大全面从严治党形式要求有何差距;二是近年来本处室(单位)存在哪些可以谋取岗位利益、寻租空间和监管不到位的地方;三是对近年来发生在教育厅的违纪案件有何思考和建议;四是如何履行好主体责任和按“第一种形态”要求用纪律管住绝大多数,带好队伍;五是如何律己和管好家人。

把握“严、准、实”充分发挥探照灯作用

“约谈不是走过场,不是空泛地谈,而是带着问题深入肌理地谈、有的放矢地谈。”阙定胜如是说。在集体约谈中,纪检组坚持抓早抓小,把握“严、准、实”,因人而异,因部门而异,既制止一些部门的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又压实部门的从严治党的主体责任。

“严”字当头。针对一些重点岗位、重点对象和廉政风险高发点,重点关注,重点约谈。“如,从民政学校原校长邓某某的案件看,中职学校长期以来存在缺乏监管,自弹自唱的现象。具体表现在人员招录自主组织、工程建设自主招投标、资产管理自主运营等方面,这些环节最易产生廉洁风险,一旦发生腐败案,国家利益将蒙受巨大损失,造成的影响也非常恶劣。因此必须严肃地谈、认真地谈。”

规定约谈内容。“由于每个单位的工作职能、工作岗位和工作性质都各不相同,岗位廉政风险点也不同。在集体约谈前,我们会要求约谈对象结合本单位的特点先认真查找和梳理自己岗位的廉政风险点。”阙定胜如是说。某约谈部门负责人在谈话中深刻剖析道:“以往,我们自认为是研究部门,没有权力风险,其实思想放松就是最大的风险;通过组织约谈,我们根据研究部门的特点梳理和剖析了岗位风险,发现靠山吃山的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在不知不觉中蔓延开来了;此外,我们还发现岗位资源风险,虽然我们不掌握实权,但是我们靠近、认识权力部门的人员,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沦为‘搭肩客’。”

坚持廉政谈话全程留痕记实。纪检组建立廉政约谈工作台账,每次谈话都及时做好谈话记录。对谈话中发现的问题,实行“销号”管理,并及时与单位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反馈沟通,要求其限期整改,切实做到问题发现一个,解决一个。“我们的工作并不止于集体约谈,过段时间我们还要‘回头看’,看看各单位的学习、贯彻和整改情况。”阙定胜如是强调。

集体约谈有何效果?

“纪检组以已经查办的案例为引子,通过集体约谈,早发现、早提醒,把‘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的观念贯彻下去,把违纪违规行为消除在萌芽状态,最终促进部门生态风清气正。”停顿片刻,阙定胜又道,“这次集体约谈效果还是比较显著,有人在约谈前不以为然,约谈结束后主动找到我反映自身存在的问题,并表示过去从来没有这么全面、彻底的谈话。通过约谈,才知道组织一直在身边、监管的探头一直照着大家。”

管束微权力粉碎微腐败产生的温床

在集体约谈过程中,纪检组了解到此前在一些基层党员中存在一种反差现象:一谈到“打虎拍蝇”无不拍手叫好,但一到执行事关自己、单位具体利益的严格规定时,就颇有微词。“据我们了解,很多单位尤其是中职学校,党的十八大以后不但不知收敛,反而以相互攀比福利待遇为荣,这种反差的背后折射出的恰恰是事不关己的‘看客心态’。”阙定胜正色道,“之所以出现这种反差,其根本原因在于对‘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解不深、不透,认为只有那些身居高位、手握权力的‘关键少数’才需要看好管住,普通党员无权无职,不在约束之内。显然,这种认识只是看到了对‘关键少数’的‘从严’,却忽略了‘全面’。”

阙定胜所言、所忧早已有之,在非权力部门,廉政风险点披着更为隐蔽的外衣。2017 年,随着教育厅某处室借调人员“微腐败”案浮出水面,在不引人注意的技术、研究部门蛰伏的廉政风险冒了头,引起了纪检组的高度警惕。由于这些违纪主体是外单位借调而来,借出单位与借调单位对他们疏于教育、管理和监督,为借调人员以权谋私提供了可乘之机。

由于借调时间长,掌握了一些人脉资源。这些人通过违规为他人研究生复试打招呼、打探职称评审专家信息、帮助解决高校学位授权问题等形式收受他人钱物;或违规帮助他人修改学籍信息,为他人转学、转专业牵线搭桥,帮助企业老板向学校推荐证书业务等,收受他人钱物。除此之外,这些借调人员还形成利益“小圈子”,相互请托、相互介绍业务、共同接受吃请和分赃,联手违纪,形成共生的腐败利益链。谈及小微腐败案,阙定胜语气坚决:“类似这些被忽略的,看似没权力,却以岗位资源谋利的微腐败,恰恰又是与民生利益攸关,直接侵害老百姓的获得感。对此,我们必须坚决查处!”

随着政治意识、纪律意识的一点点普及、一件件案例的深入剖析、一个个廉政风险点的查摆,个别抱有“走形式”态度的党员的幻想彻底被打破。阙定胜强调,全面从严治党,同每一位党员都息息相关,无论职务高低,所有党员都应该把自己置身“全面”之中,唯有如此,才能做到明纪律、知敬畏、守底线,推动良好政治生态的进一步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