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要闻 >正文

让“靠山吃山”者无处下口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9-05-21 08:55:26    

2017年6月以来,在湖南省桂阳县莲塘镇楼下村,常桂沙业公司进行非法开采山砂,引发周边老百姓强烈不满,多次向当地政府反映问题。然而,在多个责任部门相互推诿“踢皮球”之下,常桂沙业在被通知停业整改后,仍然堂而皇之持续经营到2018年6月才被查封关停。图为非法开采山砂造成的生态破坏状况。(资料图片)

图为桂阳县纪委监委成立专案核查组进行现场核查,调查是否有公职人员违规参与该公司经营。(资料图片)

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报告提出,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如何强化对这些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各地有哪些好的做法和经验?本版即日起推出“深化对重点领域监督”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编者

借赠送“土特产”之名,行“雅贿”“暗贿”之实;监管矿山,却参与矿山经营活动;辖区水电行业发达,就投资入股农村水电开发;单位资金量大,就想方设法到金融活动中“分一杯羹”;甚至利用手中职权“提篮子”谋取私利……

一些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或者职务影响力,千方百计寻找空间构筑自己的贪腐巢穴,将手中掌握的垄断、稀缺、优势的特殊资源周转腾挪,变成自己的“摇钱树”,人称“靠山吃山”式腐败。

“靠山吃山”乱象有何表现,又该如何整治?

权钱物集中领域干部易发腐败

湖南郴州市担保公司原党总支书记、董事长刘炳宏违规公款购买、占用高档物品,因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湖南熊峰山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原主任刘爱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揽、工程量审核、工程款拨付等方面为私营业主提供帮助,收受私营业主高档香烟98条、高档白酒102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被免去党内外职务……

近日,郴州市纪委监委通报4起违规购买、收受名贵特产问题,在党员干部中形成强烈震慑。记者了解到,当前该市正在下大力气严肃整治领导干部利用名贵特产类特殊资源谋取私利问题。

“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贯彻落实至今,大吃大喝之风几乎偃旗息鼓,行贿受贿之风也受到极大遏制。”郴州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黄凌志介绍,但是仍有一些领导干部打着“地方特产”幌子,利用管辖范围内的特产和资源谋取私利,搞违规公款购买、违规收送、违规占用、违规插手干预或参与经营等违纪违法活动。

除了名贵特产这类特殊资源成为一些领导干部谋取私利的工具,还有领导干部在分管领域“就地取材”。

“担任副局长这么多年了,在农业扶持奖励资金面前还是没有经得住诱惑,动了歪心思,不但把自己毁了,还连累了家庭,我对不起组织的培养,真是得不偿失啊!”山东省荣成市农业局原副局长林松面对自己犯下的错误,悔恨不已。

林松作为分管农业扶持奖励资金审批和发放的副局长,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冒用21户果农的果园面积共计329亩,骗取农业扶持奖励资金24万元。林松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职务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另一种“靠山吃山”式腐败手段就是,利用掌握垄断资源搞腐败。华融集团原董事长赖小民,就是手握金融资源权力,大搞幕后交易、大肆侵吞国有金融资产的“内鬼”;而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是利用国有企业资源谋取私利、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的“蛀虫”。

湖南省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主任陈刚分析,根据近年来国内查处的案件不难看出,“靠山吃山”式腐败,有其固定的套路:一则,这类腐败大多发生于电力、通讯、公用事业、土地、交通、教育、金融等部门和垄断行业,资源一旦被垄断,权力就容易高度集中;二则,这类腐败大多演变为系统性腐败,无论靠什么“吃”什么,实际上都是一种权力的寻租行为,其背后自然少不了盘根错节的关系,系统内部上下“互动”、左右“帮衬”,“群腐”难免。

对“靠山吃山”者零容忍

把国企当提款机,家属子女“靠山吃山”谋取私利。山东省文体公司原总经理陈瑞斋最终栽倒了。

陈瑞斋违规将下属企业一块39亩土地以583万元的低价转让给一家公司,而他在该公司以其儿子的名义持有9%的股份。几年来,他还利用职权累计索要、侵占以上两家企业资金62.41万元。陈瑞斋受到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靠山吃山’现象的产生,其内在根源是个别领导干部把手中的行政或公共资源变成自己谋利的工具。”黄凌志告诉记者,透过一系列案件发现,一些领导干部在农村小水电、农商行等拥有股份,更有甚者直接参与经营,为保证持有股份升值,不惜动用掌握的公共资源,谋求私利。

为解决此类问题,2016年开始,郴州开展了国家公职人员拥有农村水电开发及其他非上市公司(企业)股份问题的专项整治。治理一年后,全市2411名国家公职人员已清退转让股份2.5亿元。此后,郴州在全市对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提篮子”谋取私利、利用名贵特产类特殊资源谋取私利等问题开展专项治理。

治理中,该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原主任白广华应声落马。白广华纵容默许其亲人违规获取人防项目工程,因其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18年9月,白广华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取消其享受的待遇,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安徽省旅游局原局长胡学凡因近百次收受、索取企业老板贿赂460余万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400万元。胡学凡案不是个案。近年来,旅游领域贪腐案件时有发生,部分旅游领域官员“靠山吃山”,景区评级、旅行社资质评定、旅游专项扶持资金拨付和旅游地产开发成为“旅游腐败”四大重灾区。随后,各地纷纷在旅游领域出重拳整治。

铲除“靠山吃山”者生存土壤

透过查处的“靠山吃山”式腐败案件,不难看出,此类腐败问题集中发生在供水、供电、交通、房地产项目等权钱物集中的领域。而资源一旦被垄断,就容易造成权力集中,人为扭曲资源供给,制造稀缺,从而为权力寻租提供空间,这就形成了腐败的温床。如果权力缺乏监督,一些人便有机可乘。

“‘靠山吃山’的歪念得以实现,是制度不健全、监管不力、信息不透明、教育不到位的必然结果。”湘潭大学副校长廖永安分析道,失去控制与监督的权力持有者,不仅被利益蒙蔽,更严重的是损害了党员干部的形象,侵蚀着党的执政基础。“对于领导干部个人来讲,只有做到善用权力、慎用权力、敬畏权力,不断提高拒腐防变的警觉性,才能过得了权力关、金钱关。”

对纪检监察机关而言,“对这种腐败行为要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高悬纪法利剑。”郴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李超表示,“而要破解治本难题,必须从建立完善制度出发,加强对权力运行的监督制约,切实解决‘靠山吃山’等违纪违法问题。”当前郴州构建起一套从发现问题到综合施策再到源头治理的监督执纪工作体系,由表及里推动“标本兼治”,希望可以斩断那些掌握垄断资源的“电老虎”“水老虎”“路老虎”“气老虎”不断膨胀的权欲以及伸出的贪婪之手。

廖永安建议,治理“靠山吃山”式腐败,还要处理好政府调节和市场调节的关系,祛除一些垄断行业和部门中的“隐形暴利”;同时要“忌口”,即通过推行权力清单制,不断建立、完善和规范权力运行机制,进一步加大政务、财务公开力度,不断拓展政务公开领域,深化政务公开内容,创新政务公开形式,严密政务公开程序,使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利益的觊觎者不敢吃、不能吃。当公共事务的决策、执行和监督都能有严密的制度制约,而且公开透明时,那些有心“靠山吃山”者将无处“下口”。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