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要闻 >正文

悦读·我亲历的中央纪委故事⑥
王再华:对党负责、对历史负责、对调查事实负责

来源:《传承——我亲历的中央纪委故事》,中国方正出版社     日期:2019-07-15 08:59:06    
     【编者按】在全党正在扎实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之时,我们摘选了中国方正出版社出版的《传承》一书中的故事,一起听听纪检监察战线“老兵”讲述的个人亲历,感悟纪检监察干部对初心使命的坚守与传承,对纪检监察事业的忠诚与担当。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恢复重建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陈云同志当选为中央纪委第一书记。我曾在陈云同志身边工作过,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我当时在光明日报社任保卫处处长,被抽调到了中央纪委。1979年3月,我到中央纪委报到,开始了我的纪检工作生涯。

1979年3月我报到的时候,中央纪委还没有开展正常的纪检工作。那时候中央纪委主要是办理“两案”,就是林彪案和江青案。

来了以后就开展集中学习,大概学了一个月时间。后来成立了第一个检查室。先后报到的有19个人,平均年龄41.5岁,都是科级、团职以上干部,我印象中差不多有一半是穿军装报到的,而且大都是在军队里做保卫工作,其中有二炮、空军、装甲军等军种,还有人民大会堂的保卫处处长。除了做公安保卫工作的,还有“文化大革命”前中央监委,和中央组织部的一些同志。

当时的办公条件很艰苦,临时在中组部办公楼里面的一角办公。我们19个人,挤在一个屋子里,办公的地方大概只有几十平方米。那个年代都是黄色办公桌,一人一个小桌,木板椅子,领导和我们挤在同一层,共用一个公共卫生间,也没有专门的会议室。副书记们有时候推门进来,拉一把硬板椅子一坐,就开始和我们研究工作。

吃饭在中组部的食堂,那时还用粮票,按照户口发的,分粗粮细粮,20%的细粮,80%的粗粮。从家里拿粮票到食堂里换饭票,自己带着碗筷,排队打饭。伙食很简单,一般只有两样菜,很少变什么花样。我记得很清楚,有一天食堂搞出来点新花样,弄了一锅卤煮火烧,大家排了很长的队,觉得是很大的改善。

那时候都是骑自行车上下班,当然买自行车也是要票的。委里发了几张自行车票,给了检查室一张,领导说票就给王再华吧。我就用攒的钱买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买一辆自行车大概要150块钱,按照我当时的收入得攒两年多。那时基本上天天都要加班,一般到晚上9点多还在加班。有一天晚上,我加完班回家,机关后院没有灯,特别黑,我骑车一下子撞在一根木杆子上,前叉断了,摔在那儿,半天爬不起来。

那时候出差,到京外都是坐火车,那种绿皮火车,板凳都是木头的。有一次我们坐火车去河南出差,下了火车再坐公交车到省纪委。省纪委把介绍信拿去,然后给我们介绍一个地方住,自己交钱,之后再开展工作。那时候也有到外省出差的补贴,大概一天几毛钱。出差到各地去,都要持手写的介绍信,盖一个“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章,很庄重。管盖章的是中央纪委的副秘书长李之琏,是部级干部。我跟他开玩笑说,你级别这么高的干部来管公章。他说,这是我的职责。

当时,出差也没有皮箱、拉杆箱,见都没有见过,都是从单位借一个人造革的箱子。那时还没有羽绒服,要到冷的地方去,就从单位借一件军大衣。经领导和军委联系批了100件旧军大衣,解决冷的问题。尽管条件很差,但大家工作热情很高,生活上没有谁提过过多要求。

当时的条件跟现在没法比,有一次我冬天到安徽宿州出差,天气冷就披着被子写报告。还有一次到河南滑县,住在县委招待所,睡的是土炕,铺着麦草,麦草上面铺一个草席,半夜老鼠爬到耳边吱吱吱地叫。到陕北米脂县出差,看到公安局局长在土窑洞里面办公,在炕上盘腿一坐,披一件羊皮袄。公安干警夜间巡逻步行30多里,补贴3毛钱,喝一碗羊汤都不够。我们深受感动,这些艰苦奋斗的精神和好作风应该传承下来。

我在中央纪委工作一直到退休,主要做了3方面的工作:第一是查办案件,这是最主要的。第二是做好会议保障,召开中央全会,全国人大、政协会议及中央纪委全会,我常被抽调去参加会议的简报组,作会议记录。第三是参加巡视组、检查组的工作。

检查室组建初期,除了办理“两案”外,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平反冤假错案,1979年年初开始查处违纪案件。当时我们室主任是刘鸣九同志,副主任是刘丽英等同志,主持工作的副主任是韩觉民同志。1979年3月刚入职后的一天,韩觉民把我和另外一位同志叫到他办公室,说中央领导批来一个案子想交给我们办。这是中央纪委恢复重建成立检查室办的第一个案件。

当时,有一个人从香港给中央纪委第一书记陈云写了封信,申诉自己受到了冤屈,要求调查平反他的有关问题。他原来在河南郑州工作,后来到了香港。我们接手这个任务以后到郑州等地查了一个多月,调阅大量资料,把情况都查清楚了,回来后写报告,提了处理建议,中央纪委领导批准结案。办结后整理档案才知道,这是中央纪委恢复重建后第一批办结归档案卷。交给办公厅档案处时,他们一看,说整理得不错,比较规范,将其作为案卷归档的范例。我参与承办了中央纪委恢复重建后的第一案、归了第一份案卷档案,深感荣幸。

20世纪80年代初,中央纪委第一次评选先进工作者时,我被评为全委“先进工作者”,奖了个笔记本,我感到这是很大的荣誉。

在纪律检查工作中,我坚持的原则是“三个负责”:对党负责、对历史负责、对调查事实负责。对党负责,严肃地讲,党交给我任务,是党对我的信任,我要对党负责。对事实负责,实事求是是党的一贯原则和作风,我所做的调查不能有半点虚假,一定得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一定要拿岀确确实实的证据,模棱两可的、拿不准的宁可不用。只有这样我才感到问心无愧。我可以向党、向中央纪委保证再过10年、20年,如果我调查的事实出了问题,我会负全责,我敢这么拍胸脯。这是对历史负责,也是一名纪检监察干部的责任和担当。

工作中也会有委屈,要敢于面对,只要严守“三个负责”原则,心中就会坦然。我也受到过别人的诬告。有一次,有个地方检察院的检察长办理的一个案子有问题,省里让他纠正,他顶着不办。办这个案子的时候,他们抓了一个人民教师,判了人家15年徒刑,罪名是猥亵、侮辱12个小学女生。当时为了给这个教师判刑,逼着那些女学生抄的证词。这个教师出来以后到处告状,得到各级领导重视和多次批示,公安机关也都有明确态度,但这个检察长为维护个人名誉,逼迫当年的女孩重做假口供。我们调查清楚后写了报告,按照程序撤销这个检察长的职务。他不服,一直到处告我。中办信访室找我谈话,我说请组织去查,并郑重承诺有问题我负全部责任。他告了10年,最后组织作了结论,维持原处理决定。

我老家是西柏坡乡,当年中央组织部就驻扎在我们村,村里很多年轻人参加革命,有的到中央机关里做勤务人员。那时我年纪很小,大概十一二岁,人家说我小不要我,我很眼馋。1949年3月23日,毛主席离开西柏坡进京。我一直想当兵,就在1951年3月参军入伍,被分配在中办警卫处(即后来的中央警卫局)。

“忠诚卫士”这个词,是我在中办警卫处工作时深深印在脑海里的。我刚开始理解的忠诚卫士,就是首长身边的贴身警卫人员。新中国刚成立时,社会治安还不好,夜晚还不时有打黑枪事件发生。所以那时首长出差,警卫工作很重要。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周总理的一次出访,原定是从香港走,国民党特务买通了香港机场地勤工作人员,在周总理乘坐的飞机上安装了炸弹。那次正好周总理临时变更行程,从昆明走了,从香港的专机起飞不久就爆炸了,包括警卫员、新华社记者、周总理的司机在内的人员全部遇难,里面有不少我熟悉的同志。首长出行的时候,贴身警卫人员在周围保护着,用身体挡着,随时准备以身赴死。我们一个警卫科科长,朱德总司令在战场上负伤,他宁可自己挨枪子也要把首长背下来。我理解,这种勇于以身赴死的精神就是卫士的忠诚、对党的忠诚。

中央纪委常务书记黄克诚同志提出,我们是党的保健护士,要保证党的肌体健康。我们做纪检监察工作,维护党和人民的利益,就是要有敢于牺牲的精神。不光当卫士,还要当忠诚卫士,要有卫士精神。我们手上有两把剑,一把是党章党规党纪,一把是宪法监察法,我们要用好武器、当好卫士。


我曾在陈云同志身边工作7年,从老首长这一代老前辈身上耳濡目染学到了很多。首先是党的组织观念强,严格按照党员标准要求自己。陈云同志是党的副主席,仍会经常以普通党员身份过党小组生活。再就是严格要求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陈云同志从来不让夫人和孩子坐他的汽车,夫人都是骑自行车上班。1958年以后,首长身边工作人员大量精减,一些工作人员要么是回老家去了,要么是被安排了其他工作。陈云同志讲,你们来自不同的部门,咱们在一起是共同来为人民服务,你们工作调动由你们所在部门考察,不能以我或陈云办公室的名义去联系。要公私分明,这个念头深深扎根在我心里。比如说,我是中央纪委的干部,就不能以中央纪委的名义办私人事情,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用中央纪委的名义办自己的私事。

还有就是生活很俭朴。我曾负责过陈云同志一段时间的生活管理工作。每天买菜和油盐酱醋,一瓶醋多少钱,一斤菜多少钱,买回来,记上账,一个月用多少就从工资里面拿出多少,和普通老百姓一样。陈云同志自幼失去父母,跟着他舅父舅妈长大,舅妈老了以后他将老人接到北京来自费赡养。那时候老百姓家做饭烧煤炭,陈云同志家里跟老百姓一样,烧煤球炉子做饭。他五个孩子,加上他们夫妻俩,一家七口人,后来还有老人一共八口,用煤球炉子做饭根本来不及。有时开政治局会议、国务院会议,饭很长时间做不熟,等吃上饭就晚了。这件事后来传到周总理那里,周总理亲自到陈云同志家里来看,并说服陈同志夫人以后不能再用煤球炉子做饭,以免影响工作。

陈云同志常讲,共产党的干部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没有一点特权或高于人民的权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中央高级干部传给我们的初心和规矩。我始终也是这样严格要求自己的。有一次我到四川成都出差,星期日休息,有干部约我去转一下青城山,并安排司机陪我们。我说不能这样做,不能让当地花钱。我带着几个干部到广东出差,当地干部看到调查组有人抽烟,就拿来几条烟,送给每人两条。我说这不能要,得退回。人家说,都拿来了,怎么能退?我说能拿来就能退,反正我们不能收。我去深圳,那边天热,我们还穿着厚衣服,人家给我们每人送来一件衬衫。我说不能收,坚决退回了。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我感到反腐败的力度是空前的,应该说自中央纪委恢复重建以来从没有过这么大的力度,我心里实在很钦佩。尤其是下决心解决“灯下黑”问题,让我印象很深。我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习近平总书记说的要踏石留印、抓铁有痕、壮士断腕的真正含义。作为纪检监察干部,要清楚认识这些话是非常有分量的。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