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要闻 >正文

悦读·我亲历的中央纪委故事⑧
刁锐:在实践中摸爬滚打,摸索前行

来源:《传承——我亲历的中央纪委故事》,中国方正出版社     日期:2019-07-22 09:06:52    
     【编者按】在全党正在扎实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之时,我们摘选了中国方正出版社出版的《传承》一书中的故事,一起听听纪检监察战线“老兵”讲述的个人亲历,感悟纪检监察干部对初心使命的坚守与传承,对纪检监察事业的忠诚与担当。

我的履历很简单,从1982年转业到机械工业部纪检组开始,将近30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做纪检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是在一线从事纪律检查工作。

在漫长的岁月中,厦门远华案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这个案子涉案金额之巨、涉及面之广,是前所未有的。厦门远华集团于1994年成立,到1999年案发,从事走私犯罪活动达5年之久,走私货物总值人民币530亿元,偷逃税额人民币300亿元,合计造成国家损失830亿元,堪称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最大一起经济犯罪案件。

1999年4月,海关总署纪检组、监察局收到一封长达74页的检举信,揭发厦门远华走私犯罪集团利用各种手段走私数百亿元货物。4月20日,根据中央领导批示,中央纪委监察部成立“4•20专案组”,会同海关总署、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中央金融工委、国家税务总局等单位调集专门力量,对厦门特大走私案展开全面调查。这个案件查的时间很长,我在这个调查组待了一年半的时间。后来,本案共审查涉案人员600多人,有近300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其中,因职务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近150人。1999年逃亡加拿大的主犯赖昌星,后于2011年7月被遣返回国。2012年5月18日,赖昌星终于认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远华案的成功查办,一方面靠的是中央纪委监察部周密的组织协调,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和坚强领导,严厉查处腐败分子、坚决惩治贪腐的坚定决心。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的查处,严惩了一批隐藏在海关内部的犯罪分子,促进海关完善法规制度,进一步加强管理和警示教育。1999年中国海关税收首次突破1000亿元,打到1591亿元,增幅高达80.8%。2000年海关税收跃上2000亿元新台阶,达到2242亿元。2003年海关税收完成3711亿元,再创历史新高。这些大幅增长的数字背后当然是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协调、健康发展的结果,同时党和政府果断打击走私、遏制腐败也是一个重要的积极因素。

在中央纪委机关工作的岁月里,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领导同志身先士卒、以上率下、亲力亲为。比如,调查厦门远华案,何勇同志是领导小组组长,他每天日程都很满,不可能长时间留在厦门处理相关事务。于是,他每个月都会利用一个周末专程到厦门连续工作几天,听取各专案小组汇报情况并安排布置工作。有时案件遇到重要节点,他会及时赶到一线,会同公安、海关等部门的同志分析、研究案情,提出具体的指导意见。干以胜、吴定富等领导同志深入前线,一直与我们吃住在一起,制定方案、组织协调,排除各种障碍,亲自与重点审查对象谈话。我想,若没有他们这样的工作态度,若没有他们这样以身作则、同甘共苦,很多问题很难解决,或者说不能及时得到解决。

中央纪委副书记刘丽英同志带领同志们办的几个案件,给我留下很深印象。黑龙江韩桂芝案,并不是说处理了韩桂芝,工作就结束了,刘丽英同志组织队伍循着线索深入挖下去,根据涉案人员不同的情况做了严肃处理。通过这起案件,举一反三,同时也摸清了黑龙江干部队伍的底数,摸清了当地政治生态。与之相同的还有辽宁慕马案、河北李真案,这些都是中央纪委案件检查工作中非常经典的案例。嫉恶如仇,不放过任何可疑线索,一查到底,是刘丽英同志一贯的风格,实在是令人敬佩。

我们跟着王德瑛副书记办理案件是非常痛快的。为了工作,王德瑛同志能拍桌子批评我们,毫不留情。但我们服气,确实是我们犯了错误,或没有达到应有的要求。通过几次批评,我觉得自己成长了,心里是由衷地感激和高兴,王德瑛同志是为了工作,是在帮助我们尽快改正,尽快成长。

中央纪委监察部老领导的言传身教深深影响着我,我学到了很多,真是终身受益。

我们的工作也不都是一帆风顺的,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并不是说我们一拍桌子,调查对象就能主动说清问题,要靠证据、靠事实、他才会配合。取证也一样,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取到,也不是所有涉及的人都能如实提供。调查人员都得动脑筋想办法,不断在实践中充实和提高自己。

刘丽英同志说过办案就得“板上钉钉还带拐弯”。领导这么手把手地教我们,我们也都这么带下属。要实事求是,把案件办扎实,办成铁案。

我们在调查胡长清案时,调查后期,除发现经济问题外,还发现他与党离心离德,办了两本假护照。我们就此问题找他谈话核实,谈话中他承认托人用假护照办了去新加坡的签证。但我们找到的两本假护照,都没有去新加坡的签证,其中一本有马来西亚的签证。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找到“第三本护照”,我又找他谈话,让他交出有新加坡签证的那本护照。他看了看两本护照,指着有马来西亚签证那本说“就是这本”。我感到很奇怪,对他说,你是北大毕业的,怎么连新加坡、马来西亚的英文签证也分不清?他很尴尬,含含糊糊,跟我们打哈哈。我觉得不对劲,把他的档案原件调来,结果发现,他档案里函授的北大毕业证和北大法学学士证全是假的。

有一次,我与一个被关押的涉案对象谈话。我无意识地说“今天请你谈谈什么什么事情”,他就愣了,一会儿眼圈红了,哭了起来。他说,我到监狱这么长时间了,第一次有人谈话用“请”。他就觉得我对待他不一样,接着就把我要了解的事情全如实说了。

我用了个“请”字,是平时说话的习惯,他当时一愣,我还以为是自己在这个场合用词不当,没想到却无意中触动了对方的神经,感动了他,起到意外效果。这件事启发了我,我就注意看一些有关心理学和审讯方面的书籍,不断充实自己,与调查对象谈话前要做好功课,包括了解、掌握谈话对象的心态,努力寻找开启对方心门的钥匙。

我出生后没几个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所以我是名副其实长在红旗下的一代,对党的感情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我在工作中,看到党的队伍里出现了一些问题,真是痛心啊!我就希望我们党好,做纪检工作是给党的肌体挖蛀虫,是为了让我们的党更加健康,更好地领导全国人民完成伟大的历史使命。职责所在,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