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综合要闻 >正文

跑好监督执纪“第一棒”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日期:2019-07-24 08:49:47    
    “接得住”“办得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牢牢把好监督执纪第一道关口,不仅发挥信访举报工作收集问题线索“主渠道”作用,更让其成为干群关系“连心桥”。

针对乡镇信访件办理力量薄弱等问题,浙江省遂昌县纪委监委建立信访区域协作机制,将20个乡镇(街道)划分为4个片区,每个片区落实相关力量联系指导信访业务,实现优势互补、业务互促、资源共享。图为第四片区同志进村入户了解情况。毛长峰 摄

“像这样公开公正办理信访件,我们信得过!”近期,随着相关村干部受到严肃处理,浙江省平阳县金溪村群众心头多年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去年以来,金溪村326户村民陆续向省、市、县纪委反映,2006年至2016年间他们的公益林补偿金被原村党支部书记、现村监会主任周明芽和村委会主任余序栋贪污挪用了。考虑到326户群众实名举报,涉及多名村干部,更关乎群众切身利益,平阳县纪委高度重视,通过进村入户实地走访、查阅账册、问卷调查等形式,查深查实相关问题。在结果反馈会上,召集村“两委”干部、党员代表、村民代表、信访群众代表等共同出席,公开调查结果,当场解答疑惑,并接受满意度测评。

在让群众监督、评议的过程中,金溪村村民们心中的疑虑得以消除。经查明,周明芽、余序栋在未征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十年间共截留资金35.5万余元,以村集体名义用于补助村民个人每年的新农合保险等支出。最终,给予周明芽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责令其辞去村监会主任职务,责令余序栋辞去村主任职务。

作为监督执纪的“第一棒”,信访举报工作直面群众,发挥着问题线索“主渠道”、政治生态“晴雨表”、权力运行“观察哨”和干群关系“连心桥”作用。党的十九大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切实提高政治站位,不断促进高质量发展,信访举报工作在全面从严治党中也呈现出更多新亮点。

精准有序——

把前哨优势转化为监督效能

2018年,北京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信访举报61925件次,同比上升29.1%;浙江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信访举报部门移送问题线索14247件次,其中县处级以上问题线索中源于信访举报的占69.9%;福建省各级纪检监察干部到窗口接访逾2.1万人次,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领导班子成员带信下访近3400人次,解决问题1500多个……近年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信访举报部门牢牢把好监督执纪第一道程序、第一道关口。

针对之前信访举报渠道分散设立、重复建设,信息共享程度不高等问题,江苏省纪委监委探索构建了全省统一的检举举报受理新平台。“按照‘一体设计、分级应用’的思路,整合网络举报渠道。省市纪委监委设置专区专席,组建127人的专业接听团队,举报电话接通率提升到94.8%。”江苏省纪委监委信访室负责人介绍,“升级举报受理平台,就是为了拓宽信息来源渠道,把权力置于群众的严密监督之下。”

信访举报是收集问题线索的“主渠道”,为了充分发挥这一作用,浙江省纪委监委通过对接信访管理系统与案件监督管理系统,实现问题线索类信访举报从受理、办理到处置、反馈全程系统化、数字化。“依托该系统,我们充分利用反馈结果,每月对省管领导干部信访举报情况进行分析,提高了分析工作的针对性、可靠性和时效性。”浙江省纪委监委信访室负责人表示。

信访举报既要“接得住”,更要“办得好”。杭州市余杭区在全区20个镇街全面建成了标准化来访接待场所,同时制定了信访举报受理、办理、处置制度,充分发挥镇街在信访举报处置中的第一道防线作用。

“所有信访举报件均需经过集体研判,凡是受理的举报均应录入信访管理系统接受上级纪委监委监督。”余杭区纪委监委信访室负责人介绍。此外,余杭区纪委监委在信访举报受理查办中,压实属地首办责任,出台质量检查、退办、指定办理、片区协作、直查快办、公开答复等制度,倒逼首办单位提升办理质量。

从全国范围来看,对大量信访举报材料去粗取精、分类整理,并通过有效机制向相关部门及时移送,从而为监督工作提供有力支撑,是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做法——

在陕西,省纪委监委强化信访、党风政风监督、案件监督管理、监督检查、审查调查等部门互联互通能力,提高信访举报件办理效率,推动问题线索及时规范处置。

在北京,市纪委监委信访室围绕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和全市中心工作,建立了“13+X”重点监督问题台账,定期向案件监督管理、党风政风监督、巡视办等部门提供有关情况,促进相关工作有效开展。

高效办结——

拒绝小矛盾拖成大麻烦

从县纪委接到信访件,到交办相关派驻纪检监察组,再到派驻纪检监察组将所有调查内容上报县纪委信访室,前后仅用4天。借助“三色预警”机制,浙江省德清县纪委让信访处置之路既顺畅又高速。

“通过分析梳理近年来信访问题的特点,我们发现大量重复访、越级访等难点问题并不是因为承办单位调查核实不够深入或问题处置不够到位,而是由于处置答复的时效性与群众的急切心理还存在一定差距。”德清县纪委监委负责人表示。

为此,德清县建立了“三色预警”机制,根据相关规定,按照信访件重要、紧急程度划分办结时限,针对办理进度开展“绿黄红”三色亮灯预警,以“亮灯”强化对信访问题办理情况的督促检查,精确掌握运行轨迹,实时跟踪督促,严格检查通报,认真答复反馈,力争每一起信访举报都能得到及时正确处理,把矛盾化解在基层。

信访处置提档增速的同时,还应举一反三,推动问题、矛盾的源头治理。

浙江省永嘉县纪委监委将“最多跑一次”理念融入信访举报办理工作,以“一人一件、跟踪服务、协调督办、负责到底”为要求,实现初信初访办理质量提升。

“有时信访举报办理工作被简单理解为把事情调查清楚,而没有从基层治理、干部管理等方面加以考虑。”永嘉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永嘉县通过基层治理监督、联络协办机制、阳光反馈、澄清正名等切实举措,从源头出发解决信访问题多发的基层治理问题,有效提升了举报人、遭错告被举报人等涉访群体的满意度,也提高了信访举报办理工作的社会效果。

信访处置成效不仅是将矛盾化解在基层的“连心桥”,更是一张直接明了的纪检监察工作“成绩单”。

湖南省纪委监委制定《关于进一步加强纪检监察基层信访举报工作的意见》及相应的5个工作办法,切实把责任和压力传导到基层。该省针对信访举报量增长明显、问题突出及整改不力的市、县、乡,通过建立由上级纪委约谈下级党委书记的机制,督促主体责任落实。

吉林省纪委监委出台《关于开展纪检监察信访积案化解工作的方案》,在全省开展纪检监察信访积案化解工作,积极推动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摸清底数、落实责任、化解矛盾和依法处置。其间,省纪委监委共交办业务范围内信访积案192批次,截至去年12月,已化解息访92批次,息访率为48%。在信访积案化解工作中,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67件,给予党纪政务处分88人。

加强研判——

推动解决普遍性问题

136件、142人,这是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纪委监委开展村社干部腐败问题和不正之风专项治理活动交出的“答卷”。

“这一成绩的取得,得益于信访专项分析机制。2018年以来,我们对群众信访举报情况进行汇总分析发现,反映农村、社区干部的举报占到了信访举报总数的32.8%,且集中在土地、基建、专项资金等方面。针对这一情况,我们组织人手对2013年以来查处的相关问题,从问题表现、发案原因、违纪特征等方面开展专项分析,及时形成专项分析报告,并提出了治理对策。”郫都区纪委监委信访室负责人介绍。随后,该区纪委监委牵头在全区开展村社干部腐败问题和不正之风专项治理,收到良好效果。

信访举报是监督执纪头道工序,也是反映一个地区、领域和行业政治生态的窗口。

“去年以来,我们设置了信访举报总量、越级举报情况、班子成员被举报人数、群众身边腐败问题信访举报量等8类指标,每个指标再细化问题分类,共计29个指标,从信访举报数量变化和反映的突出问题立体分析每一个区县政治生态情况。”重庆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上海市纪委监委梳理出近十年来全市信访举报数据变化情况,用数据印证了党中央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的准确判断;通过共享数据、共享信息、共享分析成果,为监察体制改革后监督检查部门更好掌握“森林”情况提供服务保障。

查明属实的信访举报要依规依纪依法及时处置,而查明失实的恶意举报、诬告陷害行为,也应及时为干部澄清正名、消除顾虑。

今年1月,浙江省纪委监委制定出台了《浙江省纪检监察机关处置诬告陷害行为暂行办法》,对诬告陷害行为的认定、调查程序、责任追究等方面作出了严谨细致的规定。随后,该省纪委监委对涉及10名省管干部的失实举报予以通报澄清,并对存在恶意举报或者诬告陷害行为者严肃处理。

此外,浙江省多地也开展了对于不实信访举报的澄清工作。今年以来,仅宁波市就已对101名党员干部进行了澄清,其中涉及一把手29人,营造了全市激浊扬清、干事创业的良好氛围。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东省监察委员会

合作单位: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10233762号

nyqfw@gd.gov.cn

投稿邮箱